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无崖行 > 第四十五话:相见
    二人牵着马,缓缓走着,正在这时,那乞丐老头儿巍巍颤颤的跑了过来。

    “我……我认得你……你是……你是天元子!我……我常常听灵儿……提及过。”那老头儿说道。

    一听到灵儿,秦和月便是个激灵,连连道,“芳灵儿?!她现在在哪!可还活着?!”

    那老头儿见二人是善者,跟芳灵儿也是旧相识,道,“灵儿还活着……我知道灵儿在哪……我带你们过去……”

    秦和月闻言,难掩激动之情。

    老头儿带着秦和月二人缓缓前行,一路上,聊了近些月来所发生的种种事情。

    这老头可不是凡人,乃是万剑阁一殿堂的长老!人称‘失心者’。之所以伪装成乞丐,是为了打听天羽宗近日来的消息。

    至于万剑阁,自从战败后,被天羽宗赶尽杀绝,当然也有侥幸存活的,纷纷逃了出来,芳灵儿,便是其中之一。

    离万剑阁几十里开外,有一处地儿,乃是姜家之地。而这姜家之主,与万剑阁阁主,是生死之交。阁主临终前,便托付他,让幸存的这帮人马,改名换姓,伪装成姜家之人,苟活于世。姜家之主莫忘旧情,自然是许应了。

    秦和月二人跟随失心者的步伐,很快,便来到了姜家。

    正迈入姜家,便听到一阵古筝声,悠远而来,秦和月闭上双眼,静静聆听,很是沉醉。

    姜家后院,古亭之下,一位姑娘,身着一拢纱衣,静静弹着古筝。肃穆的样子,煞是好看。只见姑娘身旁,坐着一位世佳公子,公子温润如玉,面相俊美,风度翩翩。

    待得姑娘弹完了古筝,公子不由拍手叫好,道,“灵儿的琴技是一日如一日,任谁听了,也是连连称赞!”

    “谢姜公子赞赏。”姑娘嫣然一笑道。

    “灵儿,看看是谁来了。”不远处,传来失心者的音声。

    芳灵儿放眼望去,正见失心者身后,走来两个人,一人高大伟岸,长发飘飘,一人少年模样,气宇轩昂。芳灵儿盯着那位少年,出神了许久许久。

    她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位她日日思念的少年,此刻正静静站在她眼前,仿佛一切都没有变过,微风轻轻来,秀发摇曳着,一瞬间,姑娘的眼眶中犹有晶莹涌动。

    再说秦和月,双眸迷离,全身是一颤。

    这天下,风情千万般,不及她一眼。

    “灵儿!!”

    刹那间,芳灵儿夺眶而出。只见她甩下古筝,奔向那位她日日夜夜,朝思暮想的少年,那位以为再也无法相见的少年。

    二人紧紧相拥。

    良久,才分开。

    芳灵儿突然意识到失态,连镇定下来,道,“秦公子。你,你来了,你怎么来了。”

    “我答应过你的,如果我等不到你,我会去找你,便是天涯海角,但凡你还在,我一定能找到!”秦和月话语虽轻,却掷地有声。

    芳灵儿听闻,不知是哭,还是该笑,只是道,“天羽宗的那些人,誓死斩杀万剑阁,我之所以没来找你,是怕天羽宗的人发现行踪,到时,有关姜家的人,怕都难逃一死。”

    “灵儿莫怕,我来了,只要有我在,我保证,绝不让他们动你一根毫毛!”秦和月肃穆道。

    芳灵儿重重的应了声,依偎在他的身旁。

    此时,姜公子踏步而来,别有一番姿态,秦和月这才注意到了,便道,“这位是……?”

    姜公子身姿颀长,与秦和月面对面站着,不见神情,只见他那汪如清水似的双眸,闪过一丝轻蔑。

    “忘了介绍,这位是姜家的公子。”说罢,芳灵儿又对姜公子道,“姜公子,这位是秦公子,与我是旧相识。”

    “原来是灵儿的老友,幸会幸会!”姜公子道。

    “见过姜公子。”秦和月微微拘谨,文质彬彬。

    “既然是老友会面,我也不打扰二人叙旧,先告退一步。”

    语毕,姜公子是识相的离开了,倒是安排了探子,时刻监视着他们的举动。

    春枝簌簌,叶洒满院,小亭之下,二人谈聊着。

    秦和月也得知了诸多消息。

    万剑阁之所以惨败,是出了奸细,这才让天羽宗有机可乘。而万剑阁阁主,便是芳灵儿的父亲,为了让芳灵儿脱逃,不惜付出生命,与天羽宗血杀,因此,命丧沙场。

    如今,苟且幸存的万剑阁兵马,寥寥无几,不过七十来号,但各个都是精兵精将,守护着芳灵儿。

    以及那位叫吴德的车夫,也苟活了来。这世上,要说甚么人与芳灵儿最亲,除其父亲外,便只有吴德了。倒也谢天谢地,吴德还存活于世。

    二人聊着,又提及了姜公子,那是芳灵儿初入姜家时相识的。

    入姜家的这些时日里,姜公子待她,是嘘寒问暖,无微不至。即便她对姜公子,未有爱意,但久而久之,也起了好感。

    不过,芳灵儿是明白人,她看的出,姜公子对她是有意思,但是,她并未应许。

    姜公子为人不差。风度翩翩,富有修养,芳灵儿也曾想过,曾几何时,随着姜公子,在姜家安安稳稳的生活着。

    这般时日来,她早习惯没有秦和月的日子,怎么说呢,当时对秦和月,即便有爱慕之情,但时间一久,也便淡了。

    时至今日,再次相逢,不知怎的,她汹涌澎湃,泪水涌动。她也不知是为何,兴许,对她而言,是一种抉择。

    秦公子和姜公子。

    这两个人,她必须舍弃一个。

    万剑阁阁主的灵位,摆放一古宅之中,那古宅,颇为整洁,想必经常打扫,在芳灵儿的带领下,天元子等人,也到了来。

    其实,阁主与天元子,算是旧相识,当年,他们在九剑山上,论剑比艺过。

    想起当年的点点滴滴,天元子唏嘘不已,当年的老道友,说好再战一场,如今,却入了土。

    “望阁主走得安详,在天之灵,也能庇佑孩女登山涉水,延下辉煌。”天元子插上三柱香,祭拜着。

    芳灵儿站在屋外,不敢进去。她不敢看到那尊灵位,每每看到,脑海便思绪万千,泪流不止。她最疼爱的人,已化为尘埃,烟消云散,从今往后,想见却无法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