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玄幻小说 > 三祖 > 第二章 神祖的人
    只见盘古文身后的一男子顺势也点了点头,顺口说“嫂子,二哥这走的不明不白的,你要挺住啊,小武还小。”这说话的正是盘古文的三伯,也就是盘大伯和盘千亨的堂弟,叫盘千利。

    盘氏一族的取名也都是传承的,一般兄弟和堂兄弟之间,取名都是按照辈分,古文这一代是古字辈,而死去的千亨和盘大伯都是千字辈,盘大伯叫盘千元,为老大,死去的盘千亨是老二,而刚说话的是盘千利,最后一位年长的则是老四了,叫盘千贞。而小武和古文是后一辈,小武叫盘古武,背着小武的爹回来的正是小武的堂哥,叫盘古文,而老三盘千利家还有个儿子叫盘古双,一个女儿叫盘古美,老四家的儿子叫盘古全,也有个女儿,叫盘古丽。

    正当盘千利说完后,老四盘千贞突然“啊!”的一声,所有人都目光转移至盘千贞身上,以为出了什么大事。

    “老四,怎么了?”盘大伯和老三几乎异口同声地问到。

    盘千贞顿时脸色蜡黄,有点支吾着,道:“大、大哥、三哥,二哥的死,会不会是……”

    当老四还没说完,盘大伯和老三顿时也猛然间醒悟起来,连忙起身对女子道:“弟妹,真该死,把这茬忘记了,事不宜迟,赶紧将老二尸身安顿好,我们要走了,那传闻你应该也有所了解,我们都有一家子要养活,哪怕是亲兄弟也无能为力了,要是我一人,就什么都不怕,关键还有一家老小。”

    女子欲哭无泪,望着盘大伯等人,迟疑片刻,也只能满脸泪水地点着头。

    见女子点头后,一眨眼,盘大伯等几人,刷的一下就消失不见了。

    这时候,小武紧紧依偎着女子,不解地问:“娘,为什么大伯他们就走了?”

    女子抽噎着几下,忍住哭声,顺势擦掉了脸庞上的泪水,低声说:“小武,不能怪大伯,因为你爹的死,可能是神祖的人,带走你爹的。”

    小武不解地又问:“为什么神祖的人,要带走我爹?为什么不带走其他人呢?”

    女子低声长叹,接着道:“在我们这山村,有个古老的传说,传说中,有位神祖,神通广大,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凡是被他看中的人,就是和你爹一样的下场,无论怎么看,都不知道人是怎么死了的,没有任何伤势,就那么平白无故地走了。后面就传开了,说是凡是被神祖看中的人,也会成神的,但是谁愿意去做这样的神?不明不白的!而且被神祖看中的人,往往也会看中被看中的人身边的人,也就是说,盘大伯他们也可能会看中,所以他们要迫不及待地要远离我们,离我们越远越好。”

    小武带着哭腔:“我不想让爹做神,我想让爹陪我。”

    女子搂着小武,母子两人皆是泪眼婆娑。

    不大一会,女子似乎是缓过神来了,望了眼躺在门板上的爱人,又低头望着怀里的小武,轻叹一口气,道:“小武,是不是很饿了,乖,我们来吃饭。”

    说完,女子站起来,拉着小武,走向厨房,不大一会,只见女子端了碗饭菜,拿着筷子,还摆上了一杯酒,放在门板上,躺着的盘千亨前,低声道:“孩子他爹,没想到这团圆节,我们一家人没吃上团圆饭……”还没等话说完,女子泪雨滂沱。

    但是不大会功夫,女子还是掩面走进厨房,帮小武盛上一碗米饭,夹了些菜肴,自己也弄了一点,拉着小武,一同走向躺着的孩子他爹那,顺势女子将一旁的宽面凳子挪了过来,将手上的饭菜放在凳子上,招呼着小武:“小武,我们陪你爹吃团圆饭。”

    小武可能真的是饿了,毕竟是个孩子,才十岁左右,看着碗中的饭菜,早就饿了,立即蹲下去,拿起筷子,开始有点狼吞虎咽起来。

    看着小武吃上了饭,女子转身走进厨房,将自己的饭菜也端了出来,蹲在小武旁边,看着小武吃着的那么香,女子也象征性地吃了一两口。良久,小武似乎吃饱了,而女子的饭碗还是那么多,小武望着女子,道:“娘,你怎么不吃了?”

    女子顿时清醒过来,道:“娘不饿,小武吃饱了吗?”

    小武道:“吃饱了,娘。”

    女子连忙起身,将小武的碗筷同自己碗筷一起收拾起来,走进厨房,只听见厨房咣啷咣啷的洗碗声音,不大会,女子出来了,擦了擦手上的水渍,走到小武面前,道:“小武,你累了吧,今天太晚了,要睡觉了吧。”

    小武点点头,顿时又摇摇头,眼巴巴地望着躺着门板上的爹,平时爹回家早,还能陪着小武玩玩游戏什么的,现在只能冰冷地躺着。

    女子不忍再看,现在自己不能倒下,自己要是倒下了,自己的男人连个葬身之地都没,除非自己也无缘无故地被所谓的神祖选中,无缘无故地也死去了。所以当下,自己要坚强,为了孩子也要硬抗下去。

    夜已深,但是窗外还是透亮的,月如盘,皎洁的月光似乎透露着丝丝凉意。女子就这样搂着孩子,呆呆地坐在躺在门板的男子前面。

    此刻屋内的小武已经耷拉着眼睑,依偎着娘亲的怀里,眼角处还有些许泪渍。女子轻轻摇晃着,目光呆滞。

    不知道过了多久,夜色中,突然传出了几声“呀!”的鸟鸣声,女子顿时被惊醒了,连忙看看怀里的小武,再看看躺在门板上的男人。女子沉思一会,终于站起来了,将怀里的小武送到寝房,安顿好后,女子带上寝房门,走到男子面前,自言自语:“孩子他爹,看来不得不将你早点下葬了,我一弱女子,就算是和你一样,被神祖带走,也是无所谓,但是小武,他还小,能早点和你远离点,也可能会没事……”

    说着说着,女子在客厅一角拿起一把锄头,看样子是准备将男子早点下葬了。

    女子扛着锄头,再回头望了望门板上的男子,此刻她的内心是多么希望男子能坐起来说几句话。

    女子走出门,随着“吱呀”声的开门声,和着月色,女子深一步浅一步地绕过房子,走向石屋后的菜地,凄凉的月色下,女子的身影拉着很长很长……

    终于走到一处稍微宽敞点地方,一旁还有棵大树,女子看了眼,似乎觉得这是个安身的好地方。于是,趁着月色,女子抡起锄头,使劲地挖下去。还好都是山村里的人,平时也动手下地做做农活,挖地还是能应付的。寂静的夜,时不时地传来声声挖地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磕碜。

    而此时,山村另一处的人家,灯光昏暗,隐隐见到几个人影,原来正是盘大伯家,此时他们也没休息,只见一大家子围着一张桌子,看来是在商量着什么。

    “爹,我们真的不该不管二叔,这样很伤婶娘的心。”盘古文在一旁有点不服气的道。

    盘大伯目光深邃,抽着旱烟,没有接过话。

    一旁的老三和老四也是微微轻叹着气。

    还是老四盘千贞开口了:“小文啊,你是不知道这其中的厉害,你们兄弟几个还小,不是我们兄弟见死不救,而是真的为了家族在考虑,你们是不知道这其中的后果多严重!”

    见老四说话了,老三盘千利也补上一句:“现在你们长大了,加上老二家出了这样的事,我看大哥你还是将这事的利害说出来,给这些后辈们听着吧。”

    盘大伯深吸一口旱烟,缓慢吐出来,收回了深邃的目光,轻叹一口气,缓缓说道:“要不是你们二叔出了这样的事情,我倒是希望这个传说深埋地下。传闻,我们这生活的世界附近,有一神通广大之人,被称为神祖,没人见过,因为见过的都被收走了,就像你二叔。收走的人,浑身没伤,仿佛睡熟了一般,你二叔很符合这样的情形。”

    “爹,那这也不能表明二叔就是这样原因死去的啊?”盘古文还是有点气不过,插上一句。

    盘大伯也没责怪,深深看上盘古文一眼,敲了敲旱烟头,继续缓慢说道:“现在我们谁都不能肯定你们二叔是不是这样的原因,因为一旦神祖的人,继续发现我们,那我们就和你们二叔一样,也会不明不白地死了。我们几个年老的死不要紧,但是你们还年轻,我们盘氏一族还是需要生存下去,不能断了根。传言神祖的人,有一次直接收走了整个村庄的人,可想而知,这神祖是多么神通广大!你们想想,偌大的一个村庄,少说也有百来号人,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再不济,一个大村庄,至少也有那么一两个修武的高手吧,难道就这么不堪一击?所以不是我们怕事,而是真心不敢冒这个险,所以现在我们不是不帮你们二叔,而是不能拿整个家族的安危来冒险!希望你们婶娘能理解我们的良苦用心,哎!”

    末了,盘大伯还是深深叹了口气,陷入沉思。

    这是盘古文旁边的老三家的盘古双有点疑惑地道:“大伯,二叔的死,会不会是一种无色无味的毒呢?正好被二叔碰上了而毙命,大伯所说的传言,也有可能是大家集体中毒所致呢?”

    而老四家盘古全立即打断了盘古双:“哥,你收收你的心吧,整体不干正事,就喜欢研究毒,万一哪天把自己也毒了可就划不来了……”

    “臭小子!”盘千贞立即吼道。

    只见盘古全吐吐舌头,笑嘻嘻地对着盘千贞道:“爹,这是事实啊,你想想,这二叔是大哥背回来的,三叔还和大哥换着背的,要是有毒,那三叔和大哥也就……”

    “你个臭小子!看我不打你死你!”盘千贞挥起钵大的拳头正要下手,却被老三叫住了,老三道:“确实,古全说的不无道理,但是事实却不是这样。”

    这时候盘大伯再次深深叹口气,意味深长地说道:“孩子们,你二叔的事情,这是我的疏忽,这个真实发生的事情还是告诉你们吧。”

    盘古文等一众年轻的后生们,顿时震惊了:这件事情竟然还有存在其他真实发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