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玄幻小说 > 三祖 > 第六十一章 天地玄经
    其实在这之前,盘太古老祖时代,这娲皇氏炼废的地晶石,最多也就被称为地晶原石。只不过在漫长的岁月中,盘上古老祖时代,盘龙大陆的各修士发现了地晶石,而是由地晶原石不停地生产出来的,随后的岁月中,这蜗皇氏炼废的地晶母石也就逐渐传开来了。

    各修士更是习惯将这地晶原石称呼为地晶母石!

    古武大声叫出后,玄儿有点不屑一顾!

    古武听见了玄儿的嗤之以鼻,也没在意,但是让古武想到更多的是神祖,关于自己阿爹的死的事情。

    古武想也没想,直接问到:“那玄前辈,您现在可回想起神祖的事情?”

    玄儿叹口气,悠悠说到:“神祖、神祖?到底是哪里来路的……”

    古武听着,心都要跳到嗓子眼,真心害怕玄儿来句“不知道”。

    气氛凝重到了极点,而玄儿貌似努力地回想了,而页面翻动的速度也是快到了极点。

    “我想起来了,神祖貌似很早就存在了,但是在阿古时代压根就没有激起丝毫波澜,似乎只存在于传闻之中。”玄儿突然间地说到,“但是在阿古之后,神祖的力量好像得到了加强,只可惜我那时已经沉睡了,哎!”

    古武一听,瞬间像泄气地皮球,一点劲头都没。

    但是随后,玄儿话锋一转,接着道:“但是如果能找到我的另一半,我和他合二为一的话,应该能完整地将整个盘龙大陆的前前后后所发生的事情和盘托出!”

    古武一怔,脑袋像是被切开一半,这玄儿还有另一半?

    于是,古武按耐住激动地心情,忐忑地问着:“玄前辈,敢问您的另一半怎么称呼?”

    玄儿“嘘”的一声,像是打开了陈年的老酒,回味无穷地说着:“我的另一半,似乎是在天地形成后的漫长岁月中,共水神和祝火神的两个家伙打架,撞断了不周神山,而那时我和我的另一半正好见证着这洪荒岁月的大战。”

    “哎!哪里知道,我们奉史皇仓颉氏全心记载着历史性的一刻时,也被殃及城池了,被共水神这么大力地一撞击,一撕裂,我们就永远地被一分为二了!”

    古武听的似乎明白了一些,敢情这玄儿和它的另一半是史皇仓颉氏所命令的,来记载盘龙大陆发生的事情。

    古武疑惑地问:“玄前辈,这史皇仓颉氏是?”

    “嗯!这好像是我和我另一半的创造者,一位伟大的人物!让我们有了和人差不多的思维,和人差不多的情感。”玄儿缓缓说着:“只可惜随着岁月的流逝,我们拥有了近乎永恒的生命,但是史皇仓颉氏逐渐消失于天地之间。”

    玄儿有些伤感地说:“史皇仓颉氏好像是最终将我们传承于当时盘龙大陆最为耀眼的人祖,也就是阿古,是我的新主人了。”

    “我和我的另一半被撕裂分开后,我的另一半随着清气的上升,慢慢负责记载天上的所发生的一切,而我随着浊气的下沉,逐渐负责记载大地上发生的一切。”玄儿无可奈何地说道。

    古武也随着玄儿的讲述,叹着气!仿佛感叹着世事无常。

    玄儿说完这些,突然猛地大喊着:“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

    古武大喜,连忙倾耳聆听着。

    但是玄儿随后的一番话,让古武也苦笑不得。

    只听着玄儿大喊后道:“我终于记起来了,我叫地玄经,我的另一半叫天幻经,原本我们是一体的,被称呼为天地玄经!”

    古武对自己所经历的,早已不感冒了,任它什么惊天大消息,对自己来说,似乎就是小菜一碟!

    但是玄儿竟然是《天地玄经》的一部分,还是让古武有了惊讶的心思。

    没等到古武说话,玄儿又说着:“随后的漫长岁月中,我和阿古及其后一辈的阿古走南闯北,记载着盘龙大陆的奇闻异事!”

    古武整的多少有些不明了,反问着玄儿:“玄前辈,我有些不太明白,盘太古、蜗皇氏、还有这位伟大的史皇仓颉氏、还有共水神和祝火神等等,究竟是谁最大?”

    玄儿笑了,仔细地向着古武解说:“年龄最大嘛,当属人祖盘太古!至于你说的娲皇氏、史皇仓颉氏、共水神和祝火神呢,应该是差不多年岁,不过呢,史皇仓颉氏似乎有些不太一样,好像在盘太古之前就存在了,否则我和我的另一半也无法记录盘太古挥动盘龙金钺,娲皇氏炼石补天、共水神和祝火神撞断不周神山了。”

    “不过现在的我,记忆有些混乱,所说这些,可能都不是正确的。”玄儿又补充说到。

    古武真正见识了太古时代的辉煌,光是这些重量级的神一样的人物,就让人有膜拜的冲动!

    古武了解了自己头顶上的地玄经之后,最关心的还是神祖的事情,只可惜这玄儿记忆并不是那么完整的,只能干着急。

    但是古武始终是不死心,逐步地问着玄儿:“那玄前辈,你还能记起多少其他的事情呢?你是怎么和阿古前辈分开的呢?”

    玄儿接着说:“是啊!我怎么和阿古分开的?我想想……”

    没想到古武这么一问,倒是把玄儿问倒了。

    时间过了好长一会,玄儿都没有想到怎么和阿古分开的。

    古武边尝试着另一种方式来刺激着玄儿的记忆,连忙问:“玄前辈,你和阿古前辈去的最多的地方是哪里呢?”

    玄儿仔细想着,书页又是不断地翻动着,“我和阿古前辈来的最多的地方就是不周神山!对!就是不周神山,因为这里有着我最喜爱的糖吃。每隔一段时日,阿古会带着我来不周神山吃糖,让我恢复着。”

    古武整个人是迷迷糊糊的,再经过玄儿这么一叙述,更加的迷糊着。

    “不周神山中,吃糖?阿古?”玄儿嘀咕着,似乎记忆在这里有着重要的一段,古武也没着急催着,只能干等着玄儿恢复着。

    “对了,玄前辈,要不试试我的血,看看有没有办法让您恢复更多的记忆?”古武突然间想到曾经恢复着盘龙金钺的方法。

    “这倒是可以试一试,我从一开始就觉得你身上气息不一样,看样子试一试才知道了。”说完,玄儿似乎有些迫不及待。

    古武掏出小黑斧,在自己的手腕上划开一道口子,这想比之前血祭盘龙金钺有经验多了,虽然还是有点痛,但是对古武来说,也就是蚊虫叮咬一般。

    当看到古武的小黑斧时,玄儿像是见到了多年未见得老友一般,兴奋地飞速翻动着页面,颤抖地问着:“小钺儿,你竟然先找到了小主人!也不早点和我说一声!”

    古武被玄儿这么一说,顾不上手腕上的血,激动地问着玄儿:“玄前辈,你知道盘龙金钺?我金钺叔叔?”

    玄儿现在没有脚,要是有脚,估计能踢飞古武。

    只听见玄儿没好气地说着:“开什么玩笑,你所说的金钺叔叔,他的诞生,还有不少我的功劳呢,要知道,当年,为了使他不同于天地间的任何一件异宝,我可是下足血本啊,足足用了我九九八十一块糖呢,我都心疼死了。”

    说到这里,玄儿连忙对着古武说:“对了,怎么不见小钺儿回我?”

    古武一脸伤心!

    “对了,我想起来了,这小钺儿也沉睡了,否则不会简化成一柄小黑斧的模样!到底这天地间怎么了,连小钺儿都被伤成这样?”玄儿见到古武伤心的样子,也才想起来盘龙金钺一旦简化成小黑斧,也就是沉睡过去的。

    古武见此情形,顾不上其他的了,自己的手腕上的血早已流成长长一条。急忙呼叫:“玄前辈,这血!快!快要完了,要怎么给你?”

    还没等古武说完,只听见“嗖”的一声,古武手腕上的血,已然消失不见,而头顶上的玄儿,则是不再发话,不再飞速翻动页面,而是整个身子散发着紫色、金色的光芒,笼罩在古武头顶,让人不禁心存敬畏!

    古武再一瞧自己的手腕,完全没了伤口,恢复如初!

    古武打心眼地赞叹着,这早已脱离了自己的认知!

    只见玄儿身上的光芒不停地转变着,时而紫色,时而金色,时而红色……

    良久,突然间,整个空间似乎传来一声“咔嚓”,像是龟裂的蛋壳声,但是声响确是大了很多。

    只见古武头顶上那巨大书籍业已消失,而古武身边,却是多了一位丰腴的中年女性,比之古武的娘亲,稍显年轻。

    古武这才清醒过来,但是被眼前的女子倒是吓个不轻,一时间竟不知所措。

    这女子笑呵呵地道:“小主人,玄儿多谢小主人相助,脱离束缚!”

    古武瞪着大眼,不可思议地道:“你、您是、玄前辈?”

    女子莞尔一笑,委婉作揖回应着:“是的,小主人,以后你就直接叫我玄儿好了!方才你的精血,确实让我感受到了阿古的脉搏,漫长的岁月,这种感觉是永远也错不了的。以后玄儿将追随小主人,一切任由小主人差遣!”

    古武这下可是吓个不轻了,突然间多出个和自己娘亲差不多的女子,竟然还称呼自己为小主人,这多有不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