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一个人的道门 > 第20章 救急
    如果说秦昊这样的底层小头领也能感受到游探旗最近的巨大压力的话,那么作为游探旗的执掌,林沢冬的心里就可以用心急如焚来形容了。

    游探旗若是不能起到明显的作用,那对于鱼背山要塞来说就是一大败笔,即便宋青河能在上面扛着,也改变不了游探旗最终被裁撤的命运。而林沢冬的仕途也将会被蒙上一层阴影,以后就不那么好看了。

    可想要在要塞外面用最小的损失把岗哨维系得稳稳当当的,这难度实在太大,特别是鱼背山这种地势险要山势崎岖完全无法构建工事的地方。之前给予厚望的陷阱防御已经铺开一个月了,可效果却显得不尽如人意。

    如果继续如此让局势滑落的话,那游探旗怕是过不了今年。

    不过好消息却在意外的地方突然冒出来,让林沢冬一下有些难以置信。

    “你说什么?”

    “大人,属下不敢有半句假话。秦昊伙长麾下的突刺手张砚最近在六号岗哨那边布置了许多刺藤墙,说是为了发挥陷阱的最大效果。可就在三日前,那些刺藤墙突然形成了某种古怪的诡道,让人难以进出,不论如何标记路线都会绕圈子......”

    与其说是在汇报,不如说是在诉苦。这位被张砚他们轮换下来的驻守这几日是被八卦阵给折腾惨了,伤害倒是不至于,但心理上的那种对于未知的恐惧和压抑着实一言难尽。如今回来之后正好将消息禀告林沢冬,一方面想要“第一个上报”沾一点功劳,另一方面也是发泄心里的郁闷。

    当林沢冬听到说“凭了所有法子,都难以走出去。思来想去也就唯有锯开厚实的刺藤高墙,或者从陷阱区域硬闯,就再无它法。”的时候,脸上的惊喜已经难以掩饰了。

    在营帐里来回走了几步,林沢冬决定亲自去实地看看。于是让带消息回来的伙长领路,自己率着十余名亲卫直接溜下要塞直奔那处被张疯子倒腾之后的岗哨。

    因为事先有心理准备,同时也好奇那所谓的“诡异刺藤墙”又是怎么个诡异法,所以林沢冬没有让领路的那名伙长指出正确的路,也没有让人去通知岗哨里驻守的秦昊等人。而是想要自己亲身体验一把,看看自己以及麾下的十余名亲卫能不能从里面转出去。

    一炷香的时间之后,林沢冬就见到了秦昊。不过并不是他们轻易的穿过了这片诡异的路径,而是因为一个亲卫不小心触碰到了树干上的警戒陷阱,让后面岗哨的人察觉到了。之后发现居然是林沢冬一行,秦昊见状自然是连忙出来拜见。

    “张砚,这里的刺藤可有什么说法?”林沢冬目光灼灼的看着藏在秦昊身后人群里的张砚扬声问到。他明白此地的变化唯有始作俑者的张砚最清楚。而且之前宋青河提到说张砚很可能是“杂学”一脉的话,如今林沢冬是深信不疑了。

    “回大人的话,那些刺藤本身没什么可说的,只不过是用来塑墙,然后搭建一些路径出来,修饰之后迷人眼的小把戏罢了。罪兵称它为八卦阵。”

    又是小把戏?杂学一脉的人都这么谦虚吗?还是说这是张砚独有的秉性?

    一时间林沢冬心里也多了丝丝谨慎,下意识的不愿再如以往那样拿一种对待罪兵的态度对待张砚了。

    “呵呵,张砚你的小把戏可不简单呢。”林沢冬说着扭头朝秦昊摆了摆手,让其带着伙里的人回岗哨继续执役,而张砚则被留了下来。

    “那你就陪我走走,也好实地说说这八卦阵到底有何玄机?”

    “大人请!”张砚微微欠身,让林沢冬先行,自己则跟在后面半步距离。

    说实话,张砚此时看上去根本不像一个疯子。特别是林沢冬自认为看破了张砚的身份之后更是将张砚平时的特立独行视为“杂学”中人的做派,而不再觉得是“疯疯癫癫”。

    等到一圈转下来,林沢冬是真的服气了。没有任何的古怪的东西,只是用了最常见,最普通的东西,修饰之后居然可以连他这样的通窍境初期武者的感官都骗过去。若不是亲身体验的话,林沢冬实在难以相信世间居然还有如此精妙的手段。

    当然,经过张砚的解释,把里面的一些门道说清楚了之后,林沢冬已经学会分辨那些障眼的手法了。不过林沢冬也知道这是他知道了底细反推的表象,所以显得容易。他不确定自己若是再别的地方,在心理没有准备的情况下遇到八卦阵时是不是能第一时间就看破?

    不好说。林沢冬对此也没绝对的把握。心道:或许宋大人那样的百炼境武者可以凭灵觉轻松看破这种障眼之法?

    不过听懂归听懂,就好比别人告诉你某一道佳肴是如何烹饪又需要一些什么技法一样,你听完了就会了吗?显然不行。

    八卦阵也是一样。林沢冬明白这个道理,也知道能目前能解决这个问题的人只有张砚。

    “这么说来,这种手段可以在任何地方通用,对吧?只需要利用一些当地的条件,比如这鱼背山的刺藤改造路径就可以?”

    “嗯......也可以这么说吧。不过具体情况还要具体分析才行。但鱼背山这边倒是推行起来没有问题,只不过需要一定的时间来给刺藤生长。”张砚也不敢把话说太满,仅限鱼背山这边他是能亲手把控,所以才敢应承。

    听到张砚的回答林沢冬也算满意。听得出张砚给自己留退路,但这本就是人之常情,也更说明对方并不是一个疯子。

    “从今日起你便跟着我麾下这些亲卫将一个一个的岗哨都先跑一遍,做到心里有数之后就立即开始布置。要求你随便提,只要不是太过分就可以。但我需要看到这样的八卦阵能够覆盖到所有鱼背山的岗哨周围。如何?”

    虽然依旧还是在下命令,但口吻已经不同以往了。这一点张砚也听了出来。

    “大人放心,最迟这个月底,鱼背山的各个岗哨都能先铺上刺藤,后面只需要定期去调整一些细节就可以了,不会误事。

    对了,还需要一些专门给刺藤除虫的药水,这个需要大人出面协调才行,要塞里是没制备的。”

    “嗯,药水的事情不用你操心,五日内必定送过来。那今日便开始动手吧,你的编制暂时归到我亲卫里面来。”

    “是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