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一个人的道门 > 第30章 分寸
    张砚的这个忙林沢冬帮了,不过张砚并不知道他前脚一走,后脚林沢冬就去了将军府将他作为回礼的小册子递到了宋青河的面前。

    其实张砚的想法也很简单,他就是不希望去找宋青河免得背上过重的人情债。相比起宋青河来,林沢冬的人情明显就要好还得多。而且临别时林沢冬说的那句“这份情我领了”也已经算是表明态度把两边的人情账用一份小册子扯平了。

    不过张砚并不晓得林沢冬和宋青河的关系能紧密到什么程度。他以为林沢冬会把那本小册子私下收起来,不会轻易示人的。可事实却并没有这样。

    宋青河对于林沢冬来说就是唯一的楼梯,他不扶好都不行。宋青河越是高升,他林沢冬才越有前途。这一点林沢冬自己是看得很明白的。所以即便是册子上那种妙用无穷的好东西他也没有想过藏私,而是拿去给宋青河分享。

    邀功嘛,对于林沢冬来说这可是增加自己在宋青河心目中分量的大好机会,还能表忠心,何乐不为?

    “张砚给你这个就为了让你保他家里人平安?”宋青河放下了那本连名字都没有的小册子,深吸了一口气来平复自己的心情。他已经很久没有如此心情起伏过了,上一次还是在获得一份上品战技的时候。

    “是的大人,张砚先是求属下帮忙照看他家人,属下应下之后他就拿了这本册子出来作为回礼,应该是想要以此了清欠下的人情。”林沢冬微微弓着腰,站在宋青河面前一五一十的把之前的事情全讲了出来。

    宋青河笑道:“他难道不清楚这一份东西的分量吗?呵呵,用一个能够成为帅才的统兵之法换一个区区城卫官照看的人情?啧,不过也倒是符合他们杂学一脉的古怪行径。”

    “大人所言甚是,属下也在想是不是从别的地方找补给张砚,免得显得我们太占便宜以后误了交情。”

    “不错,你能这么想也算难得。与杂学一脉的人接触就要自有分寸,他们行为看似疯疯癫癫,可实际却多有自己的衡量。想要关系长久,就不能总占便宜。

    你不是说他提到他之前背的案子吗?你可以在那方面找补给他嘛。”

    “可是大人,地方衙门的事情我们直接插手的话,恐怕......”

    “谁说要直接插手?廊源城属于北江郡,郡守肖望承与我乃是同期,前段时间听闻他在北江郡做整顿,不光要压一压地方绅族的势力还要清理一些积案,重振地方官声。张砚的案子直接递到他那边去岂不是正好?”

    林沢冬见宋青河准备一杆子将事情捅到堂堂北江郡郡守跟前去,也就不做声了。他之前就给张砚隐晦的提过,说翻案最好从上往下走,这样才会够力道还不会反复。若能如宋青河说的那样直接由北江郡郡守的口子往下办,那基本上就属于奔流而下,下面廊源的官员们谁也别想糊弄过去了。

    “不过这件事不能直接让张砚领情,最好是迂回一些,找个合适的机会再告诉他。那样的话就不会显得突兀,也让他记得清楚些。”

    林沢冬会意,笑着一记“大人高明。”的马屁就拍了上去。

    宋青河接着又说:“不过可惜留不住他,如今已经一年了,强征令的两年期一到他必会离开。可惜了。

    不过好在还能留一份善缘。日后也算多他一个门路吧。”

    宋青河看了看桌上那本没有名字的小册子,心头更是一片火热。暗道这鱼背山真的是来对了,莫不是他的福地?

    ......

    七天之后,廊源城。

    周仓起了一个大早,洗漱之后换上了一身武官袍,加上腰间佩刀,即便已经多年未上阵杀敌了,可身上依旧还是留了不少煞气在的,如今配上这一身城卫官的官袍更显得威风。

    “大人,马车备好了,现在就出发吗?”

    “嗯,走吧。”

    周仓是不太喜欢坐马车的,太慢,还是骑马来得利索。可今日要进城,身份让他最好还是选择马车代步。

    城卫官其实一般都还是在城边营地里待着,进城公干的时候并不多。而且算起来,今日周仓也不是公干,而是打着公干的幌子去办一件私事,或者说帮一位老友办点私事。

    进城之后一路往西面,沿路的铺子就看得出城西这边并不是什么富户待的地方。

    “大人,前面就是猪嘴巷了,那边路太窄,车进不去,您看是不是将那张家人唤出来听......”

    副官的话还未说完就被车上掀开帘子走下来的周仓打断了,说:“既然都快到了,自然是要进去坐坐的,走吧,步行便是。”

    “是大人!”

    当下两名亲卫开路,后面又两名拱卫,边上副官侧面跟着领路,一行人在街面上一下就压得周围路人低头不敢乱看。等周仓一行走过才好奇的扭头打量,猜测这些兵老爷来猪嘴巷干嘛?

    巷子里算不上多脏,但路是真的窄,巷子里只能两人并行,再多一人就只能侧着身子错开。

    此时正是上午忙碌的时候,很多门户都开着,里面的人也忙着出门跑生计,结果一抬头就吓自己一跳,连忙又退回了门里,眼神不解和好奇的看着一身武袍的周仓一行走过。

    “些人是城卫军?中间那是当官的?”

    “那是城卫官!一千号人的头头!在咱们廊源当兵的人里面最大的官了!”

    “乖乖!这么大的官到咱们猪嘴巷里来干嘛?”

    “不知道。咦,停下来了!那不是张顺家吗?”

    “之前听说张家小儿张砚被发配到边军敢死,结果不但洗了罪还得了功劳,换了两块良田回来。我本来还不信,可看这阵仗怕也是冲着那张砚来的吧?毕竟城卫官不也是军伍上的人吗?”

    “嘶,不会吧?那张家岂不是了不得了?”

    巷子里本就邻里熟悉,谁家打小孩,谁家夫妻闹矛盾,甚至谁家吃了顿好的都是瞒不住的。张家之前出了个砍头的罪儿,大家都不待见的,可谁想这才多久?居然连城卫官这样的大人物都亲自登门了,难道世上还能有如此时来运转的稀奇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