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一个人的道门 > 第42章 追索
    道门的手段有术修,也涉猎神道,两种都对于阴邪之物有着天然的克制。所以张砚才会在乱葬岗上确定轩化城里有厉鬼之后想也没想就准备来将其超度换荒天域这边的功德。

    张砚这是把厉鬼当饭吃了。

    不过如果这饭太硬,没有一个好的牙口可就难免伤到自己了。

    降妖除魔最后妖魔鬼怪没事却把自己弄死的事情大把大把的有,张砚也不例外需要面对厉鬼的反扑,甚至受伤。

    当然,保命张砚还是有把握的。再不济打不过他能跑,他有信心不会被区区厉鬼就害了自己小命。

    现在张砚的问题不但是要如何避免自己受伤,还要尽量不让对方给跑了,不然他今天在轩化城里这一番心思不就白费了吗?

    收起心里的考量,张砚继续问地面独臂汉子说道:“那白天的时候马大头他们会去哪里呢?”

    “这就不是很清楚了。应该是四处晃悠吧。”

    “晃悠?是去城南的招工处吗?”张砚补充了一句。他所说的“招工处”就是流民堂和城北商行一起弄的一个方便流民找活计的地方。之前流民堂的那两人告诉张砚说流民多半都会在那里聚集并寻找合适的赚盘缠的机会。

    不过独臂汉子明显对张砚提到的“招工处”嗤之以鼻。

    “招工处给的要么是我干的龟公这样的活计,不要脸的人能干。要么就是下苦力的重活,流民的身子骨一般都吃不住。要么就是有些手艺的,比如裱糊、裁缝等等。你觉得马大头他们能在那边找到什么活计?

    其实流民里很多都是老弱,龟公不一定干得下来,力气活也不行,又不一定会什么手艺,所以日子不好过啊。”

    “不去招工处,那能去什么地方晃悠?”

    独臂汉子想了想,不确定的说:“非要找个地方的话那就是雨花街那边能有些好处可捞了。”

    “怎么说?”

    “雨花街那边花楼多,还有耍钱的档口,来往的人讲究一个兴致,只要盯得准,一句“大爷今天必定好彩头”就能捞一大把散钱。这事儿虽然不多,盯不准的话还容易被揍,可却来钱快还不费力。我给马大头他们聊过这事儿,他们也说过想去碰碰运气。甚至赵猴儿还成功过一回。想来他们要是闲逛的话多半会去那边,不过也不会早去,过了午时去吧应该。”

    说了这么多,独臂汉子已经将自己所知的全部讲了出来。但可惜的是他并不清楚马大头三人的身份、过往等等比较私密的事情,只是作为同是流民的一些表面的了解。

    张砚笑着与独臂汉子别过,一边顺着对方指的路准备还是先去城北的招工处看看再说,雨花街那边反正时间尚早不急着过去。

    这一路从城东到城南,也算是让张砚好好看了看这轩化城里的百态。

    说实话,轩化城对张砚而言处处都是惊喜。与他在鱼背山时想象的那种落后的城市模样完全不同。

    这里不但有可以容下两辆大车并排同行同时还能边上过人的宽阔主街道,还有琳琅满目的商铺。街上人潮涌动一片繁荣的样子。

    目前他路上见到的最大的店铺就是一家名为“元药房”的铺子,门脸足足八开,上下两层。进出之人清一色的全是武者,其中甚至不乏修为高深之辈,那气息让张砚想到了林沢冬那样的通窍境武者。

    其次就是售卖兵器的铺子了,规模也很大。张砚虽然没有进去,但从门口看了看,里面摆放的兵器可谓种类齐全。除了寻常的长短刀剑之外,还有许多奇型的兵器。不过看不到如长枪这类的长柄武器,也好像没有弩箭。

    另外张砚还路过了一处特别的地方,大门戒备森严,连把守都是武者的“轩化城讲武院”。

    一路走过来,城南这边其实张砚来过,他之前第一次进城就是从南门进来的,对这边有些印象。

    顺着独臂汉子的话还算容易的找到了招工处。就在城北抵近城门的一处叫“条石街”的中间位置。

    不过这里并没有找到张砚想要找的蛛丝马迹。

    比起流民堂,这个招工处明显要忙碌得多,进进出出的全是各色的匆匆背影。不单单是流民会来这里,甚至来这里的绝大部分人都不是流民。毕竟比起轩化城的劳力需求,流民只不过占其中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罢了。

    在招工处待了大概小半个时辰,张砚一无所获。但插曲倒是有,几个据说是花楼的管事的人找到张砚问他要不要去花楼做男倡,专门找那些寂寞富婆的钱,说他样貌英俊身材壮硕必定大受欢迎,日后大红大紫名震西南只等闲云云......

    等张砚逃似的离开招工处里的骚扰之后他就去了城北的雨花街,这里的繁华再次让他瞪大了几分眼珠子,同时能感受到周围弥散着一股胭脂水粉的香气,让他不禁也是精神一荡。

    不是所有的道门流派都禁欲,而龙虎山就是不禁欲的一种。在地球上的时候张砚虽然没有现在这幅皮囊这么帅气健硕,但也算是五官端正,自然不会找不到女人。但对于欲望他向来自有克制,鲜有放纵。

    不过置身雨花街这种环境下,加上两年的军伍生涯,他也会有念想。

    不过正事要紧,张砚也很快收敛起了精神,仔细的观察沿路,希望找到新的进展。

    “还真有。”

    刚从街口往里不远,张砚就看到了不少如那独臂汉子所说的那种挑人“送祝福”的勾当。往往三两个一起,要么说得乖巧,要么把人烦到了,都会选择花点小钱打发掉。做这种勾当的人里面流民其实看起来并不多。

    是不是像之前那样寻一个人来问问看知不知道马大头他们三人的情况?张砚心里如此盘算着。

    不过忽然他在路过一个不起眼的巷口时停下了脚步,一股不寻常的阴气从巷口里溢出来,引起了他的注意。

    扭头往巷口里面看,因为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所以并看不清楚,只看到这巷子挺深。

    左右看了看,张砚在街对面找到了几个凑在一起的乞儿,看那副在这里自在的样子应该行乞不是一日两日了。遂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