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一个人的道门 > 第46章 神降
    最开始张砚认为只有一只厉鬼,后面突然杀出另外两只,把张砚弄得措手不及差点阴沟里翻船。如今追上来,做了布置,然后将对方从那口枯井中引出来,一切看上去都很顺利,结果最后再次多出来两只。

    这是捅了厉鬼窝了吗?!

    龙虎山的典籍上没说过厉鬼也是群居的东西啊!还是说这是荒天域这边的特例?

    不过眼下张砚是没办法多想,他需要面对的五只暴跳如雷的厉鬼的扑咬。

    灭火这种事情鬼物是没多少办法的,更别说如今烧起来的不是普通的火焰而是灵火,想要灭掉它们得先把阴气抽走,或者张砚主动终止手段,不然的话几乎灭不了。

    鬼啸声比之前强的不是一点半点,张砚身上贴的那几张镇灵符都有脱掉字迹的迹象了,这意味着符箓上的威能正在被抵消抹去。

    张砚很庆幸自己事先在这周围布置了许多符箓,此时面对五只厉鬼时他才不至于一上来就出现溃败之势。但即便如此还是不可避免的落在了下风。

    最主要的短板还是在于张砚目前的《五行气盾》对于带有魂魄类攻击性质的厉鬼鬼爪的攻击并不能完全抵挡,只要被挠上一下总是会在他的身上留下一个并不深的抓痕,将附着的阴气侵蚀进他的体内。

    另外还有一个大问题也显现了出来,那就是张砚在面对多只鬼物这种灵活的敌人时显得非常的笨拙。

    不论是闪避还是腾挪,张砚目前都遵循的是类似体术的基本动作。这也是他无法有效避开厉鬼爪击只能用《五行气盾》硬抗的又一个弊病。

    虽然这不是张砚主动找的强对抗,以此来检验自己这两年来闭门造车到底所得几何。可事实就是他虽不是故意,但却实实在在的从这次意外中找到了不少自己身上的大漏洞。

    其实除了爪击,厉鬼的看家本领乃是制造各种混淆视听的幻觉,引导出内心深处的各种恐惧和其它负面情绪。但因为张砚乃是门道修士,虽才入门,可体内的浩然之气以及魂魄的强度都让厉鬼的幻觉手段难以在他身上凑效。可随着张砚体内侵入的阴气肆虐加剧,他的状态越来越差,再配合上鬼啸以及五只厉鬼联手掀起的幻觉也开始在张砚的身上慢慢抬起了头。

    情况已经很危险了。张砚现在最合理的选择其实就是赶紧退走。靠着灵火符和气盾,只要离开这条落花巷,然后再到阳气和煞气浓重的地方,比如之前白天他路过的轩化城讲武院,即便只是待在门口,也能避开这几只厉鬼的追赶。在等天亮一切便能过去。

    这也是最开始张砚给自己想好的退路。

    可如今张砚也是被打出了火气来了。几次三番的出现意外,让他并不想就此狼狈的逃走。

    那若是不甘心又有何办法?

    当然办法还是有的,只不过就需要付出一些代价了。

    张砚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当他耳边开始出现曾经习以为常的汽车喇叭声时他就明白自己正在坠入幻觉当中,是必须要做出选择的时候了,若是一旦意识被幻觉沦陷,那他也就不会再有命在了。

    于是张砚一咬牙,猛地将自己一成的灵气一次性打出,点燃身上余下的所有十一张灵火符形成一个短暂存在的灵火壁垒,留给他一个可以再做施展的空间。

    逃走?张砚不甘心,他有压箱底的手段。

    “乾坤借法,急急如律令!”

    “天兵!神降!”

    掏出一张极其复杂纹路的符箓,一边念动咒令,一边夹在左手食指和中指之间,涌动灵气将其燃起。

    就在符箓燃尽的瞬间,一股莫名的力量跨越天际而来,对着张砚当头罩下,从天灵盖直透而入!

    不过那力量过于庞大,张砚似乎只能承受其中很少的一部分,绝大部分降下来的力量都透体而过很快消失不见。

    不过即便只是兜住了很小的一部分力量,张砚此时身上的气息也直接大变。

    此时张砚身上由内而外散着一抹微光,背后更是显出一道高达丈许的金光虚影。

    只见那虚影一身明光亮甲,手里紧握一柄长枪,面目肃然刚毅,头盔上红缨无风自动,双眼中似乎迸射出震人心魄的威严。

    “嗡!”

    张砚手里的桃木剑此时也跟着一声鸣响,之后眨眼间便变了外形,变成了一柄与虚影同样的亮银长枪。

    “今日借尊驾之力,荡平眼前之邪!起!”

    最后一字张砚暴喝出来,身形跟着急速动了起来,虽然依旧只是寻常的跑动,可速度之快已经如那狂风一般迅疾,肉眼甚至难以捕捉其行迹。

    长枪如龙,伴随着浩然威能,就如那天上陨星砸落,根本不给那五只厉鬼任何反抗的余地,甚至方圆数丈空间都被锁住,让它们想跑都没有半点机会。

    “噗!”

    枪头刺穿了第一只厉鬼的胸前,并且牢牢将其锁在枪上。接着噗噗的穿刺一连四次,余下四只厉鬼也先后步上后尘,皆如糖葫芦一般挣扎着在长枪上被穿成一串。

    此时,只要张砚操纵长枪震颤,枪上的澎湃力量就能瞬间将这五只厉鬼撕成碎片彻底烟消云散。

    可那样一来,功德就别想要了,这一次花出去的代价也就彻底成了白忙活一场,巨亏无疑。

    所以张砚如今还是要继续最开始的打算,而不是为了纯粹的泄愤就把自己摆到尴尬的位置去。

    张砚面容肃穆,就这么平举着长枪,目光落在枪上受制并且正在经受枪上浩然之气炙烤的五只厉鬼身上。接着张嘴开始了第二次超度法事。

    “北斗七元,神气统天。天罡大圣,威光万千。上天下地,断绝邪源......”

    这一次张砚念动神咒时比之前多了许多威严和神韵,特别是他背后那高达丈许的银甲金光武士,在神咒的庄严中似乎鲜活了起来,身上的微光也逐渐变得亮眼,照耀间压得五只挣扎的厉鬼慢慢的颓了下去,一个个束手任由长枪穿刺着,身上同时开始呲呲呲的散出恶臭的烟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