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一个人的道门 > 第47章 代价
    神降术,张砚目前修行到此最厉害也是最能应付各种场面的压箱底绝招。虽然带着一个“术”字,但却不是术修的手段,而是神道的手段。

    “请”来观想中的某位神明,短暂的借用其降下的力量对敌。

    高低在于施展此术修士自身的修为。修为越高,可以请来的神明就越厉害,同时也能接收更多神明所降下来的力量,反之亦然。

    张砚只有引气境后期的修为,能请动的只是最低的“神兵”或者说“天兵”。

    可即便是神降术能请到的最低的“神”,对于张砚而言还是属于蚂蚁于大象之间的力量差距,而他情动了也只能接收到很少的一部分力量。

    但结果也很明了,虽然张砚只是接收了天兵很少的一部分力量,但也足以让他在万相珠的配合下对五只厉鬼进行全方位的碾压。

    之后再接着利用神降术所获的力量推动《北斗大神咒》自然是数倍于之前张砚面对第一只厉鬼时的效果,更是让他一次超度五只厉鬼都显得游刃有余。

    《北斗大神咒》之后接的就是《太上道君说解冤拔罪妙经》,一强一缓,加上神降术给五只厉鬼造成的持续炙烤,最终超度也就变得顺理成章。

    其实超度不是鬼物“你愿不愿意”的事情,也根本没有“劝你归于天地”的说法,从一开始都是单方面的超度,把鬼物体内的执念和戾气清理干净,魂魄回归天地也就自然而然了。所以只存在“没能力去超度的鬼物”,不存在“超度不了的鬼物”。

    之后张砚不等接收荒天域这方天地给的功德,转身就趁着自己如今降神术尚在身时跃入了那口枯井。井里并没有多大的空间,也无暗道或者暗河孔洞,环视不过一丈不到的直径。更没有再跳出来几只厉鬼给张砚的收获添砖加瓦。

    但张砚一番搜寻之后还是在枯井里找到了一个很特别的东西,或者说一个特别的“记号”。

    像是一团火焰,又有些像是一只竖眼,描绘得并不规整,但却很清晰。张砚用手触碰可以感受到上面的刻痕以及残留的阴邪气息,绝对不是自然形成,推测乃是之前五只厉鬼所为。

    可这个符号是什么意思呢?

    张砚没有乱猜,只是将这个符号记在脑海里,然后离开了这处巷子。

    刚走出巷口,就看到一队推着水车急急忙忙进入巷子里灭火的水队。张砚让开了路,心里却知这些人赶过去也来不及了,那鬼柳在灵火的灼烧下已经所剩无几,也不可能在活过来了。而且灵火不会像普通火焰那样会四溅乱烧,寻常之物不会让它们一直烧下去的,也就不会引起火灾这一说。

    就近找了一个客栈住下,张砚都来不及放好背上的包袱便双腿一软瘫坐在了地上。脸上不但苍白,而且虚汗如雨。

    世间事物讲究一个平衡,你这边多拿一点,他那边就少得一些。

    力量也是如此。

    修行之路,不论武道还是术修,亦或者是神道,没有哪个是一蹴而就的捷径,都需要漫长的时间积累才能逐渐增涨力量。

    即便是邪道,也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速成,他们的代价不过是藏在暗处,或者卑鄙的转嫁到了别人身上而已。也因此常常成为祸源受人排挤甚至清剿。

    张砚乃是堂堂正正的正道修士,继承的也是龙虎山门的辉煌积底蕴,走的正道,只会直中取不会曲中求。

    所以张砚现在很难受。如今也就到了他要为神降术而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现在张砚感受到的就是“虚弱”和“无力”以及“晕眩”。看似是身体上的损伤,而实际上远不止这些难受的感觉,这些都只是张砚付出代价后所附带的影响而已。

    寿数。本天定,如今也是施展降神术需要付出的代价。

    不然,你以为区区难受几日便能拥有轻松请来神力的手段?天上掉馅饼的事情从来不会有。

    使用门槛低,效果拔群,但代价极高。这便是神道《降神术》的路数。

    张砚如今受限修为,他并不能准确的感知到自己刚才请天兵神力附体被抹去了多少寿数,但模模糊糊的感应还是可以的。

    “好像两年多不到三年的样子。”

    张砚慢吞吞的站起来,费好大的劲儿才把自己挪到床上,盘膝坐下,开始盘算今日得失。

    若在以往,损失两年多的寿数这对张砚来说绝对是除非万不得已不然绝对不会做的交换。可现在,这两年的寿数并没有让他表现得过于沮丧。

    一来张砚如今也才二十出头,两年的寿命他支付起来并无压力。

    二来这一次虽然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可收获同样不菲,超度了足足五只厉鬼,可想功德必定丰厚,而这就意味着张砚可以更快的踏入引气境之后的下一个大境界。等到那时候,他将能够开启道门的另一大辅修路子:丹道。

    龙虎山就有记载,丹中不少都是以增加灵气获取缩短修行积累的时间,以及增加寿元为主。而如今损失的两年寿数,到时候完全可以用丹补回来。

    至于说丹道难易,张砚倒是不太担心,因为他有万相珠在手,到时候变化一只好一些的丹炉出来作为辅助,自然就能事半功倍。只要他不去追求什么仙丹之类的极致,增寿两三年的丹药他觉得完全不在话下。

    更何况修为增长本就伴随着寿数的增加,一进一出,到底是赚是赔张砚还真说不好。

    等身体因为寿数的减少而出现的各种不适感觉逐渐消退之后,张砚才深吸一口气,沉下心神之后开始运转《归气法》进入修行的状态,同时也是要接收这次他花了大代价之后才得到的功德。

    并没有意外,就在张砚将《归气法》运转起来之后,勾连周天和外界天地之后,如之前那种金色的华彩便跟着吐纳的灵气钻进了他的体内,并且跟着周天最后汇入了下丹田的气旋当中。

    一共五道金色的华彩,分量各有不同。但随着这些金色的华彩温和的融入气旋开始,张砚脸上的笑容就逐渐放肆起来,最后若不是需要运转功法不能岔了气的话,他都想仰头狂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