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一个人的道门 > 第48章 玄脉
    之前六只野鬼给张砚带来的是相当于他苦修大半月的灵气增长。而这次五只厉鬼给他带来的却是相当于近一年苦修的灵气成果。

    换言之,就在刚才,五团功德华彩在张砚下丹田的气旋中温和的化开,直接让张砚的气旋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急速扩大,同时增厚。短短的十来息过后,气旋比之前大了三成,厚了两成多。

    而几乎同时,不等张砚狂笑出声,冥冥中一种置身在狭小空间的拥挤和不适感突然出现。让张砚明白他久而求之的大境界屏障终于是出现了。

    于是按照龙虎山里关于境界突破的大量经验记载那样,开始有意识的控制自己下丹田中的气旋进一步的加速旋转,进而将气旋与周天主经脉之间的灵气运转速度更进一步的加快,形成一个奋力往外扩的方向力。

    这个过程其实并不好受,甚至是很痛苦的。不论是下丹田还是周身经脉都有很强烈的滞胀感,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滞滞胀感会逐渐带来似乎经脉即将吃不住力道而碎裂的恐惧,以及下丹田里气旋旋转速度极限难以提升的无力感。

    这些感受并不只是虚假的,而是存在真的损伤的可能,那就意味着境界突破的失败。而所谓的修行天赋,很多时候关键就落在这些方面的最大承受范围的高低上。变相的意味着一个修士的成就高低。

    张砚对自己的修为天赋很有自信。区区引气境往上的境界屏障根本不在他的担忧当中。继续保持着全力运转,无视掉经脉和丹田里的滞胀。

    就像是在跑长跑,想要突破极限的话那心里憋着的一口气就绝对不能松,唯有坚持才能看到新的长进。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张砚彻底沉浸在修行的内观当中时,突如其来的撕裂感让他闭着的眼皮微微一跳。

    经脉和丹田里的滞胀感一下如挣断枷锁,猛地往外一扩三分!

    紧接着大量的灵气从体外涌入,似乎在填补这突然扩张开来的空隙。之后又再归于平静,随着吐纳的一呼一吸之间,不论气旋还是经脉都如有些新的律动,跟着涨缩有序。

    张砚脸上的笑容重新浮现,他明白自己成功了。

    气入丹田成旋,生新力反辅周天,此后生生不息周而复始也,便称之为引气之境。

    而后,气旋转急,引天地之气一呼一吸间急冲周天主脉,扩脉成玄以契合气旋之急,是为玄脉之境。

    成功突破一个大境界的喜乐还没来得及释放,张砚就急急忙忙的趁热打铁开始一边熟悉玄脉境的奥妙,同时夯实新境界的基础。

    如此,张砚在客栈里停留了整整三日。除了吃饭和洗漱,他几乎没出过屋子。

    这几日下来,张砚最大的体会就是玄脉境之后体内经脉在快速的变得更宽阔也更具韧性,并且那随着吐纳涨缩的律动更是具备了以前没有的爆发力。倒是气旋的变化比较单一,也就旋转的速度更快了一些,同时变大变厚了。

    除了经脉和丹田气旋这种内观层面的改变,张砚这三天里还体会到了修行所带来的的洗精伐髓的妙处。

    三天张砚一共洗了六次澡,为此还多给了一笔热水钱给客栈的伙计。

    倒不是张砚突然有了洁癖,而是这三天下来,他身体每一个毛孔都在慢慢的排除如油脂状的灰黑色污垢,气味难闻而且会让人浑身不舒服。直到第三天下午,这种灰黑的油脂才没有继续往外排。而张砚整个人的外貌也跟着有些不少变化。

    瘦了一些,皮肤变得更有光泽,特别是身上的气质,更添一缕出尘一般的洒脱。已经隐隐有了几分道门真人的味道了。

    之后张砚离开客栈,好好的转了一遍轩化城,还在白天再去了一次落花巷。

    落花巷里的阴气已经有明显的溃散迹象了,比张砚几日前来时少了一大半,加上中间那颗鬼柳也被烧尽,此地就算继续如此落魄但也绝不会再如以前那样鬼气森森了。住在里面的那些可怜人也至少会好过一点。

    离开落花巷,张砚先去找了一家明日就要启程往东的车马行,交了点小钱拿了牌牌能一路跟着车队走,但住宿和伙食得自己想办法或者另外掏钱。约好明日早上卯正时出发,过时不候也不退钱。

    为了不迟到张砚还在车马行就近找了一家小店住下。之后就满城的逛了。

    酒馆之类的地方张砚已经不太有兴趣了。他如今的酒量基本上告别烈酒了,喝那种甜丝丝的果酒又觉得不得劲。只有等自己的修为再高一些,看看能不能把肉身的酒量给带起来吧。

    最让张砚感兴趣的还是各大药铺。

    比如之前他路过过的轩化城最大的药铺“元药房”。

    这次进店听店里伙计介绍,元药房可不是只在轩化城开店,而是一个经营药材生意的大商号,店面遍布南渊国,甚至在更北面的北武国也有他们的铺子在,生意做得很大,为南渊国药材生意之最。

    用店伙计的话来说“只要您知道的药材,我们这里就有得卖。”

    可问题是张砚知道的药材这里还真大部分都没有。比如他最想要找的“人参”和“何首乌”这里别说有了,伙计急得抓耳牢骚却也想不起这两样到底是什么。完全不会想到这两样是另一个世界的东西。

    张砚也理解,并且觉得很正常。毕竟荒天域和地球虽然很多地方几乎一模一样,但毕竟是两个不同的世界,多一些少些东西本就不奇怪。

    最后张砚退求其次,将人参和何首乌的模样以及药效说了出来,很快就看到店小二脸上表情飞快变化,从颇为为难,变成了一副有些生气的样子。因为他觉得自己是被张砚给耍了,是故意编了两个莫须有的药材名字在逗他。

    不过大店的伙计也沉得住气,并没有当场就给张砚怼过去,只是不再热情,但还是领着张砚拿到了两样药材。

    金须和假石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