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一个人的道门 > 第83章 院墙
    张砚将采买家里食材的事情直接抛之脑后,心里颇有些兴奋的跟在那三只贴墙飘走的厉鬼身后。

    昨天大半天都没在城里寻找到任何阴气淤积的地方,他就已经在好奇了,甚至猜测是不是某种原因导致了廊源城里并不存在鬼物。可如今一次就跑了三只厉鬼在他面前来,无不说明廊源城不是没有鬼物,而是藏在了某个他昨天没有搜寻到的地方。

    是哪里呢?

    跟踪三只厉鬼对张砚来说并不困难。他只需要跟着吊住的那些阴气走就行了,甚至不需要在阴阳视野里看到对方。厉鬼在他的感知里就好比爬行的蜗牛,所过之处短时间内会留下明显的路径痕迹。

    跟着三只厉鬼离开了东门集市,一路都是走的背街,应该也是在有意的避开主街道上的人潮,阳气翻涌之下厉鬼们也难受。

    最后厉鬼们留下来的阴气停留在一座高大的院墙之内。片刻后就消失不见,而后再无继续移动的迹象。这意味着三只厉鬼的藏身之所必然就在这里面了。

    昨天张砚其实来过这里,路过过这座巨大的宅院,甚至他还多看了一眼宅院正大门上的“吴府”二字。那大门上亮眼的铜钉也彰显着这宅院的主人身份不一般。

    廊源城城政官吴远的宅邸自然不简单。

    “这算不善冤家路窄?”张砚对这个巧合也是倍感有趣。

    堂堂城政官的府邸内藏着厉鬼的巢穴?这......反正张砚觉得有些说不出的怪异。

    厉鬼的巢穴必定是阴气淤积的地方,这没有什么可说的。而阴气淤积之所一般而言是不会被区区一座宅院就锁住和遮掩起来的。而且荒天域里又没有法阵这种东西,对于阴气,这里的武者一如对鬼物一样,没什么手段。

    要么就是这院墙内有什么天然的奇特地势,要么就是那阴气淤积之地有着特殊的构造。不让不可能挡住阴气的扩散。

    天然的地势,这个可能性太小。毕竟这里是城内,每一寸土地都是修整过的,即便本来有,现在修建之后也就变得没有了。那就只剩下后一种可能:特殊构造。

    这个也是张砚之前见过的,不然也不会想到。就如轩化城落花巷里中心位置的那口鬼柳边上的旱井。

    井口小,不会让阴气扩散太远,深入地下也能利用大地本身对阴气的包容作为隐蔽。只要井深足够,那的确可以在院墙内就藏着一处阴气淤积之所而不被外面察觉。

    不过话又说回来。即便是一口深井掩盖了阴气淤积之所的阴气扩散,但里面的厉鬼那是实打实的存在呀,那东西对于所有普通人而言都是致命的威胁。那作为厉鬼邻居的吴家人又是如何过得安稳的呢?

    张砚转了一圈,找了之前那三只厉鬼最后穿墙而入的地方,从怀里摸了一张符纸出来,隐蔽的塞进了院墙下面石基的缝隙中。如此重复,张砚一共塞了六张符纸,清一色的全是《四觉真感御法》画的纸人符。有了这些纸人符,这吴府几面院墙但凡有厉鬼出没,他都能感应到。到时候有了预先察觉,再来个守株待兔也就顺理成章了。

    等张砚做完这些才想起自己这次出门来这么久了还是两手空空,家里人怕是要担心了。于是连忙小跑着再去东门集市买了些蔬菜和鲜肉,又跑着回家。

    吃过中饭,和那名叫王滨的副官就按照约定登门了。然后从张砚手里再次带走了两颗壮骨丹。其它的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说,临别还时又放了一只锦盒在桌上,里面装的是钱票,比上次又厚了几分。

    “砚儿,咱们拿周大人这么多钱合适吗?”王兰萍看着锦盒里的钱,还有些担心。她并不清楚自家二子给出去的那种壮骨丹是什么,只是觉得两颗药球球就换来这么多钱心里有些虚。

    张砚笑着从锦盒里拿了一半的钱票出来,余下的全都推到王兰萍面前,接着对她说道:“娘,你放心收着就是。周大人又不是开善堂的,东西若不是值那个价他也不会当傻子,对吧?而且呀,这还是看在周大人和咱家的交情情面上的,不然两颗丹的价格还得再翻一倍。”

    “啊?这......”王兰萍闻言实在不清楚该怎么接这话了,她发现自家二子回来后似乎什么事情都变得手到擒来,真就变了一个人似的。

    跟王兰萍的心里总是充满担忧不一样,小妹张慧圆可没那么多想法,她简单的就觉得自家越宽裕就越好。想想之前家里拮据的样子,此时她是真的觉得家里有二哥在真好。

    “嘻嘻,娘,你说这些钱够不够给二哥讨个媳妇啊?”

    “对!这话倒是提醒了我,这些钱也不少了,等今年田里庄稼收了再凑点,完全就够给你二哥说一个好媳妇了。”王兰萍脸上这才有了笑意。

    张砚手一抖,他可没想过就这么早成家呀!是他浪不动了?还是花楼里的姐儿不香了?

    “娘,你先别忙着给我操心,我才多大岁数?要找媳妇可不得先给大哥说一个嘛?咱多凑点钱,大哥也就少两截腿嘛,又不耽误成亲。”

    “呸!有你这么说你哥的浑话吗?找打是不是?”王兰萍捂着嘴笑了笑,但儿子这话还真点中了她心里的一块心病。

    张砚无视掉里屋里大哥张顺“羞愤的咆哮”,笑着继续对老母说道:“娘,大哥乃是咱家长子,成亲还得趁早啊!之前家里拮据,如今倒是宽裕了,等过段时间我这边的事情处理好了您就可以给大哥说一门亲事了。”

    说完,张砚心里暗自松了口气,可算是把老娘的注意力转移到大哥身上去了。估计在给大哥落实好亲事之前,老母是不再注意到他了。

    又聊了一会儿,小妹张慧圆突然想起来,朝张砚道:“对了二哥,之前我回来的时候碰到刘叔,他好像有什么事要找你。”

    “哦?行,我这就过去看看什么事。”

    刘叔,说的是对面的刘木匠。他找张砚自然只会是轮椅的事情。张砚也好奇,这才过去一天吧,刘木匠对轮椅到底做到什么程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