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龙族:重生归来我路明非屠神证道 > 第七十三章:绘梨衣,不怕(郑重求追读!!)
    也许是这个中年和尚惊惧不已的态度,连周围在场的游客们都变得惊惶起来。

    他们能够来这里抽签,自然是对抽签种种了熟于心,所以同样也知道一连抽中十八枚凶签是个什么概念。

    先前所有对绘梨衣的美好祝福在顷刻间被摧垮,他们甚至下意识的退后远离,生怕女孩身上的不详传染过来。

    绘梨衣的眼神开始闪躲,她能够感受到周围这些人异样的目光。

    他们在害怕,在恐惧,在剧烈的抗拒她。

    “你是怪物!”

    “你是天生的恶鬼!”

    “你就该下地狱!”

    ……

    绘梨衣仿佛听到了那一声声恶毒的咒骂。

    她的心境乱了,她仿佛再度回到了那个白色的笼子里,周围传来魔鬼般的窃窃私语。

    一股股紊乱的力量从她体内散发出来。

    顷刻间寒风呼啸,像刀子般凌冽,又如恶鬼哭嚎。

    夜幕上黑云翻滚着聚拢,炽白色的枝状闪电像恶魔的枯爪撕裂黑暗,一场暴风雨即将降临。

    整座浅草寺风雨飘摇,剧烈的不安升腾,哪怕身在寺庙也有种巨大的心悸感,像是一头被寺庙僧侣镇压无数年的魔鬼即将要出世了。

    在场原本只是心中惊惶的游客们,面对女孩暴走引发的这一幕混乱,直接惊恐的尖叫起来。

    “恶鬼!她是恶鬼!!”

    恐惧的情绪如潮水般蔓延开来,一瞬间席卷整座浅草寺。

    这已经不是单纯的猜测了,随着绘梨衣整个人的气息变得冷厉起来,仿佛真正的恶鬼要现出原形。

    游客们心态惊恐炸裂,他们互相推搡踩踏,只想要第一时间逃离女孩身边,在他们眼里,绘梨衣就如同从地狱爬出来的狰狞恶鬼。

    她的绝美容颜仅仅只是假象,是恶鬼用来蛊惑世人的皮囊,马上她就要露出噩梦般的真身。

    “妈的!一个个找死么!!”

    乌鸦远远看到这一幕,一脸愤懑。

    这些游客竟然把老大源稚生的妹妹当作恶鬼,简直是岂有此理!

    然而就在他怒不可遏地要冲上去把那些游客暴打一顿的时候,一只厚实大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

    “芬桑,你莫要拉我!这些人胆敢侮辱绘梨衣小姐,他们怎么敢!今天我乌鸦必须要让他们见血!!”

    乌鸦怒吼道。

    虽然没有转身,但他知道必然是身边的芬格尔按住了他。

    源稚生同样交代过要他好好保护绘梨衣,所以这一刻无论如何他都要冲出去!

    乌鸦肩头狠狠一扯,想要直接脱离芬格尔的大手掌控,可结果却是那只放在肩膀上的大手纹丝不动。

    乌鸦嘴角抽搐。

    话说这还是他第一次真正感受到芬格尔的力量,简直就像是一只大型液压钳将他死死固定起来。

    “芬桑,你莫要拉我,绘梨衣小姐绝不能出事!”

    “乌鸦老弟,这不是你我能够插手的,而且这时候也不需要我们出手,不要忘了寺庙里还有我的小师弟路明非。”

    芬格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出奇的深沉。

    乌鸦忍不住转身看向芬格尔那张一向猥琐又贱贱的脸,然而此刻却满是冷峻,那一瞬间,乌鸦甚至误以为是自己的老大源稚生背负战刀而来。

    见鬼,这青楼战神怎会有如此凌厉的眼神。

    不过乌鸦也没有再继续挣扎,因为芬格尔的力量太大,挣扎也是徒劳,他听从了芬格尔的意见。

    毕竟正如后者所言,不管是路明非的力量还是在绘梨衣小姐心中的分量,唯一能够令其解脱出来的,就只有这个男孩了。

    ……

    浅草寺。

    风雨飘摇,恐惧如潮水般蔓延。

    尽管很多外围游客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此刻看到寺庙里众多人惊恐的跑出来,再加上周围涌动的恐怖气息,整座寺庙彻底陷入了混乱。

    游客们神色惊恐的推搡着离开,哪怕那些所谓巫女与僧侣也都是提起长长衣摆玩了命的逃离。

    绘梨衣就像是身处一座孤岛,当潮水退却,唯有这道岛屿与她孤零零的立在那里。

    女孩内心惶恐不安,在她自身龙族血统即将失控的时候,一只手从身侧探过来,紧紧抓住了她的手。

    “sakura。”绘梨衣微微一怔,看到了站在自己身边的路明非。

    “绘梨衣,不怕。”

    路明非将女孩紧紧抱在怀里,轻声说。

    虽然他的声音很轻很柔和,然而原本已经陷入慌乱的绘梨衣却开始慢慢平静下来,周围涌动的恐怖力量也开始退却。

    但能够感受到一股汹涌的悲伤从女孩身上散发出来。

    绘梨衣从男孩怀里仰起那张绝美的脸,此刻已是泪流满面,“sakura,我是恶鬼,我以后会下地狱,我以后再也见不到sakura了。”

    女孩压抑的哭泣起来。

    是啊,就是这么悲伤的时刻,绘梨衣却连痛哭都要压抑在心底,生怕自己的情绪彻底爆发,引发自身恐怖的力量波动。

    不远处的中年和尚无比惊惧。

    手里的十七枚凶签被他奋力扔向一边,生怕被不详传染。

    很多游客在看到这些凶签飞向自己身边的时候,顿时连滚带爬的逃命,唯恐避之不及。

    中年和尚在逃命前,忍不住对路明非说了一句。

    “小哥,听我一句劝,这姑娘搞不好是恶鬼转世,这辈子都会多灾多难,必须要远离!否则连你也会死无葬……你你你好自为之吧!”

    和尚还没说完,就看到男孩冷峻的眼神扫过来,如凌厉刀锋。

    吓得他连滚带爬的窜跑了。

    “绘梨衣,不怕。”

    路明非轻轻拍着女孩的脑袋,然后从对方手里拿过第十八枚凶签。

    “sakura。”

    女孩怔怔地看着男孩。

    噗的一声。

    一团黑色火焰从路明非手中豁然升腾出来,顷刻间将这枚凶签化为漆黑的尘埃,消逝在风雨中。

    “绘梨衣,你看清楚了么?这仅仅只是一根竹签,它不代表任何含义,更不会代表你未来会下地狱。”

    “你是我的女孩,没有任何人,任何东西胆敢伤害你,如果这世间真的有地狱这种东西,那我就把地狱覆灭好了。”

    轰隆隆!

    炽白色的闪电照亮了男孩冷峻深沉的脸。

    顷刻间,有古奥威严的龙吼从男孩身上响彻,一股更为恐怖的气息瞬间降临全场。

    正在逃命的和尚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顿时惊惧到肝颤。

    是啊,他完全忘记了,能够安然与绘梨衣这个恶鬼般的女孩相处,甚至是相恋,那路明非必然是比恶鬼还要恐怖的东西啊!

    “sakura。”

    绘梨衣紧紧搂住路明非的腰身,雨水混着泪水从她那张绝美的脸庞滑落。

    风雨呼啸,然而在男孩怀里,绘梨衣只觉得这一刻前所未有的安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