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龙族:重生归来我路明非屠神证道 > 第二百一十八章:芬格尔:好家伙,我这是要觉醒了啊!
    顷刻间,世界静寂了。

    不过这种静寂更像是氛围浓烈到极限而产生的爆炸效应。

    康斯坦丁布满鲜血脸上那一抹苍白无力的笑、萤的眼泪与悲伤以及老唐那歇斯底里的愤怒咆哮。

    这一切的一切,构成了一副让人绝望的画面。

    老唐彻底爆发了。

    脑海中的记忆如狂潮般席卷而开。

    “哥哥,外面有好多人,他们要杀死我们。”

    “康斯坦丁,你不要害怕,有哥哥在。”

    “恩恩,康斯坦丁不怕,和哥哥在一起,康斯坦丁永远也不怕,可是……哥哥,你为什么不吃掉我呢,如果吃掉了康斯坦丁,什么样的牢笼都无法束缚哥哥。”

    “傻瓜,如果失去了你,我会很孤独的,几千年里,只有我们相依为命。”

    “可死亡真的让人感到难过,就好像被封在一个漆黑的罐子里,永远也无法出来,哪怕在黑暗里摸索,可也感触不到任何东西,荒芜的让人绝望。”

    “这就是弃族的命运啊……我们最终要穿越那荒芜的原野,再次竖立起战旗,直到返回故乡,康斯坦丁,死亡并不可怕,它只是一场长眠,一场漫长的沉睡罢了,在我吞噬掉世界之前,与其就这样孤独跋涉,不如就此安然沉睡,不要怕,我们最终仍会醒来。”

    “哥哥……竖起战旗的时候,你会吃掉我么?”

    “傻瓜,我们会永远在一起,一起君临这世界。”

    ……

    老唐想起来了,他全都想起来了。

    曾经在一望无际的荒芜原野上,他与康斯坦丁相依为命,不离不弃,他们跨越荒芜,只为了能够再次竖立起赫赫战旗,他们不再害怕,因为哪怕是在最漫长的冰冷黑夜里,彼此也会深深依偎在一起。

    虽然老唐不久前已经通过血脉间的感应,知道康斯坦丁是自己的弟弟,但如今这些记忆复苏之后,那心中迸发的情感何止浓烈了无数倍。

    可为什么!

    他与康斯坦丁离别了数千年,无论是沉睡还是苏醒,都是对方来寻找他,可每次找到他的时候,自己已经忘了对方的模样,如今等真正相逢的这一刻,却是生离死别。

    “弟弟,我的弟弟,我的康斯坦丁!”

    老唐拼了命的撕扯自己的头发,无尽的悔恨在心中积郁成河。

    为什么,为什么每次他的复苏都会慢一拍,为什么每次都是你来找我,而不是我去找你。

    怀里的男孩只剩下微弱的呼吸,已经陷入昏睡之中,死亡正在朝对方笼罩而来。

    老唐温柔抚摸着男孩的脸颊,轻声嘱咐着说:

    “康斯坦丁,睡吧,安心的睡吧,等你醒来的时候,一切都会平静下来,我们会在荒原上重新竖立起战旗,然后哥哥再带着你返回故乡。”

    话落。

    老唐缓缓抬起头,他盯视着奥丁,目光里已然满是愤怒与冰冷,以及无穷的杀意。

    这杀意在其金色的双眸中升腾起炽烈的风暴。

    哪怕奥丁是所谓的神王,这一刻老唐也势必要屠神。

    炽烈的火焰从他身上弥漫开来,犹如一道火旋风盘绕,旋即焰火在高空螺旋爆裂,老唐的身影笼罩在其中,一层层铁青色的鳞片从其身上生长出来,犹如附着一层铠甲,身后一对双翼同样延展而开。

    老唐在龙化!他在完成一场属于自己的重生!

    大雨滂沱,电闪雷鸣,呼啸的风雨以及惨白如织的电光都成为了这场重生的背景。

    老唐整个人威仪具足的伫立在高空上,远看就犹如一道巨大的十字,这十字代表着审判,代表着对一位神灵的裁决。

    这一刻他不再是老唐,而是龙王诺顿。

    “卧槽,那是老老老唐!!!”

    疾驰而来的保时捷中,芬格尔远远看到爆发的老唐,不由惊骇的瞪大双眼。

    那种感觉就像是亲眼见到了超级赛亚人一样。

    “看来芬格尔同学的交友很广泛啊,竟然还有一位如此强大的龙类朋友。”

    副驾驶上,一个身穿考究西服的老人语气深深的说。

    正是卡塞尔学院的校长昂热。

    昂热并没有跟随师生们一起撤离卡塞尔,当然,他这么做并不是因为自己是这所学院的校长,并不是那种归属感,就像是一艘巨轮面临灾难即将沉没,老船长始终不愿离开,要陪着自己驾驶了几十年的轮船一起沉没。

    昂热觉得那并不是悲壮,而是愚蠢,因为死人是无法进行缅怀的。

    夏之哀悼那场灾难中,他的家人都死了,他成了孤家寡人,但昂热并没有为此而失去活下去的动力,相反,他动力满满,每天都让自己像个小伙子一样,浑身迸发着旺盛的活力,只为了能够完成那屠龙的目标,亲眼见证那些东西走向末路。

    而在龙族未死绝之前,昂热还是很惜命的,所以他这种人当然不可能跟一座学院共存亡,尽管他是这所学院的校长,但仍然不能动摇他的意志。

    如今他之所以在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下,依然还继续深入学院,甚至深入那片最为危机的核心之地,自然是因为有比学院更重要的东西。

    那就是龙王之卵。

    这样东西关系重大,是确保他未来是否能成功屠龙的关键,万不容有失,所以纵然此时学院凶险,但他毅然决然的决定孤身前来。

    只是没想到半道竟然遇到了开着保时捷冲刺般驶来的芬格尔,这让昂热不由得感到意外之喜,于是就坐了对方的顺风车,一起来到了这里。

    “咳咳,我朋友一向很多的,比如老唐,又比如我的小师弟。”

    芬格尔有些汗颜的说,最后还不忘强调一下路明非,生怕这位卡塞尔学院的校长把他当作异类。

    “龙骨十字,诺顿,你终于展露出愤怒本相了么……”

    昂热却没有跟芬格尔继续计较,苍老的眸子盯视着半空中的老唐,呢喃着说。

    一旁的芬格尔在听到昂热的呓语,顿时内心咯噔一下,差点踩死脚下的刹车。

    见鬼,老唐是龙王?!!

    尽管芬格尔各科成绩向来不忍直视,但对于龙族谱系这门课程的听讲还是非常认真的,毕竟这一门可是校长昂热亲自授课,整个院系敢逃课的怕是屈指可数。

    而在龙族谱系中,除了位列至高的黑王外,龙族还有四大君王,不过这所谓的四大君王并非是指四位龙王,实则是八位。

    每一张王座上都坐着一对双生子,他们各有优缺,分别掌握着权与力,只有在真正融合,又或者说只有吞噬掉对方的时候,才会进化为真正的龙王。

    几乎所有混血种血统的言灵之力都是来自于这些龙王,比如楚子航的君焰,就是来自青铜与火之王,而凯撒的言灵镰鼬,则是来自天空与风之王,昂热的言灵时间零同样是来自天空与风之王,只是序列号比镰鼬更高。

    如今看到老唐身边那个倒在血泊中的小男孩,再看到为此而感到愤怒与悲伤的老唐,以及后者身上散发的恐怖级威压,芬格尔忽然就悟了。

    那个小男孩与老唐想必就是龙王座位上的一对双生子。

    芬格尔内心凝重,本来在先前的经历中,他就对老唐真实的身份感到惊疑,说不定是某强大龙类,可没想到其本尊竟如此惊人。

    差点直接把等级给拉满了。

    龙王,对于混血种来说,这是多么伟岸而仇恨的一个生物啊。

    伟岸是指对方的血统,而仇恨,同样是指对方的血统。

    因为各种各样的冲突,混血种与龙王生来就是死敌,一旦对上那就是不死不休的终局。

    只是,在芬格尔内心深处,却对老唐恨不起来,哪怕明知道对方龙王的身份,可依然没有多少恨意。

    芬格尔想到了当初坐在老唐梦幻城堡上,在芝加哥大道上一路狂驰,在那片湖泊沙滩上的种种邂逅以及在帐篷里做的那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说到底老唐是他的兄弟啊!

    他跟老唐还有小师弟三人一起在那个篝火的夜晚,三人对着繁星与明月起过誓,会做一辈子的好兄弟,一辈子牢不可破的铁三角。

    对了!

    芬格尔内心突然一震。

    因为他想到了小师弟路明非。

    如果老唐是龙王,那么路明非又是什么级别的存在,更为关键的是,自己又是什么存在!!!

    芬格尔彻底惊了。

    要知道他与路明非老唐那可是真正的铁三角,如今其余两人都是大佬级的家伙,那他呢!!!

    芬格尔细思极恐。

    自己该不会也是某大佬吧?

    就在芬格尔这样的幻想下,突然觉得浑身开始发烫起来。

    青年既惊且喜,好家伙,我这是要觉醒了啊!

    然而在芬格尔期待着要用什么姿势来迎接这场觉醒的时候,下一刻副驾驶的昂热就给了他后脑一个大比兜。

    “想什么呢,芬格尔,要是不想被烤成乳猪,就赶紧跳车!”昂热突然语气严厉的说。

    浓烈的烟雾涌入车厢,芬格尔这才发现,原来他驾驶的这辆保时捷不知道什么时候燃烧了起来,难怪自己身上怎么越来越烫。

    嘭的一声。

    昂热一脚踹开了副驾驶车门就跳了出去,不过在跳之前,还不忘把芬格尔一起拽了出去。

    两人在地上几个翻滚才止住。

    芬格尔惊魂未定,这时候才感觉周围的温度剧烈升腾,他下意识的开启了青铜御座,否则真顶不住越发升腾的高温。

    “这就是龙王级的实力么?”昂热凝视着半空中的老唐。

    “老唐兄弟,是我啊,芬狗……啊不对,芬格尔啊。”

    芬格尔挥舞着双手,不断朝老唐的方向蹦跶,想要让他的好兄弟看到自己。

    老唐被青年的声音吸引,低头看去,那对狞亮的黄金瞳里满是冰冷,他只觉得芬格尔的声音非常吵闹。

    漠然的一挥手,一道炽烈如激光般的毁灭光束就从半空贯射下来,朝着地面的芬格尔激射而去。

    “我靠!你丫来真的!”

    芬格尔一缩脖子,连忙狼狈的躲闪了过去。

    不过后背依然被一小撮火焰擦中,当场皮开肉绽,疼的芬格尔龇牙咧嘴。

    然而相比身上的痛楚,芬格尔内心更痛。

    万万没想到老唐这家伙一起飞就翻脸不认人了,难道曾经那些海誓山盟都是假的么!

    “他已经不是你所谓的老唐兄弟了,而是龙王诺顿,你要是不想被对方随手灭杀,就谨慎起来。”昂热走过来沉声说。

    “可他明明是我的兄弟,我们一起结拜过的。”芬格尔说。

    这时候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一股脑将以前那些事情都快速而简短的说了出来。

    “或许那个叫老唐的曾经是你的兄弟,可你记住,那已经是曾经了,一旦他成为龙王,就将会彻底失去人性,现在我们面对的是太古时代的龙王诺顿。”昂热语气深深的说。

    芬格尔怔住了。

    他明白了昂热的话,他不再幽怨老唐对他的无情出手,反而觉得悲伤,如果此时此刻出场的是龙王诺顿,那老唐呢?

    难道对方失去了人性,就跟着一起消失了么?

    芬格尔忍不住抬头看向半空中的老唐。

    而老唐在随手一击后,就没有再关注过来,他的动作更像是人类在拍死一只无关紧要的苍蝇。

    如今老唐的对手是面前这个身穿暗金甲胄的人。

    就是这个所谓的神灵,用手中圣枪贯穿了他弟弟康斯坦丁的身体。

    随着老唐的沉默,这片天地变得沉寂如死。

    芬格尔乖乖闭上了嘴巴,因为他同样感受到此刻氛围剑拔弩张。

    他也注意到了奥丁。

    虽然这家伙的形象在不久前教堂的钟楼上已经出现过一次,但眼前这家伙的气息要远比前者深邃浩瀚。

    仿佛是山寨与正版之间的差别。

    虽然老唐变成了龙王,但目前看来他们暂时还是在同一战线的,毕竟奥丁同样也是卡塞尔学院的死敌。

    远处奥丁看到老唐此时狂暴的状态,眼角狠狠跳了跳。

    在他的感受当中,还只有路明非这个男孩能够带给他这种压迫感。

    此刻在老唐心中已经几乎被怒火吞噬,任何胆敢伤害他家人的东西,都得死!都得死!!!!!!

    而康斯坦丁无疑就是他的逆鳞!

    下一刻,老唐震动身后的巨大膜翼,裹挟着狂烈的焰火朝奥丁轰杀而去。

    ……

    ps:康斯坦丁不会死滴,谁闲的蛋疼去写悲剧啊,不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