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文娱1988 > 第27章 内地偶像组合鼻祖
    没等多久,赵燕国拎着暖水瓶从外面进来。

    “江河,你今天在晚会上唱的那首歌小样儿能不能给我用两天。

    我有两个朋友是准备搞组合的,最近四处寻歌呢,你要是有心想卖歌的话,我帮你问问他们。”

    卖歌?

    这事江河还真不是没想过,可是特么不值钱啊!

    《失恋阵线联盟》这个曾经登上销量榜前十的专辑,贱卖江河觉得不值当。

    不贱卖吧,他也不确定这歌还能不能像以前一样大火。

    他是穿越者不假,但他也不是万能的。

    在歌坛原唱不火翻唱火的例子多了去了。

    比如《春天里》...

    汪头条扯着脖子嚎了那么多年,到最后却是让旭日阳刚干火的,你说上哪儿说理去。

    你是觉得这歌不好,还是头条哥唱功不行。

    所以说这唱片玩意儿,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否则即便江河把脑子里的东西都搬出来,都不一定干的过手握资源的土著。

    这么一想,歌还真是未必不能卖。

    “歌倒是能卖,但是价格太低的话就算了,既然你说对方是你朋友,回头我把小样儿给你,你可以让对方先听听,如果觉得不错,我们再来谈价格的事。”

    江河没问是谁要买歌,赵燕国也没说。

    倒也是,现在八字还没一撇呢,关心那些有的没的确实没必要。

    正事儿聊完,在他们宿舍又扯了会闲篇。

    学生时代男生寝室只要是能够让众人兴致高昂的话题,肯定离不开女生。

    相对应的女寝也是一样,而且聊的更为大胆。

    几天后,赵燕国再次找到了江河。

    “江河,我的两个朋友过来了,他们很有诚意的,下午咱们出去见一见?”

    “行是行,但是你怎么出去?”

    赵燕国呆住,他可不像江河能够三天两头的外出逃课。

    “没事,下午没林老师的课,我也逃课一下午。”

    江河点点头没在多说,这位日后不想谈狗屁爱情,只想搞钱的豪哥,现在在学校里真没什么存在感。

    像江河这才半学期,做了不少出格的事,可这位就像是个乖宝宝一样,不迟到、不早退,跟同学也都极为客气。

    能让这种乖宝宝甘愿逃课的人,估计关系也不会是普通朋友。

    “老赵,你们关系很好?”

    听江河叫自己老赵,赵燕国嘴角抽动一下,想想这事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当下解释说:“来北电之前,我不是保顶文工团的嘛,这兄弟俩就是我在文工团时候认识的。”

    呵,还真是老相识了,江河没在问下去。

    到了下午,两人离开学校。

    跟着赵燕国来到最近的一家茶楼。

    两人刚一进屋,立即有人站起身向他们这边招了招手。

    准备买歌的确实是兄弟俩,非但个头发行一致,就连长相江河都没看出什么分别来。

    倒是赵燕国直接认出哥俩谁是谁,由此看来这关系的确不是一般的亲近。

    更巧的是这俩双胞胎兄弟江河还真就认识。

    内地偶像组合ther楚同楚其,经纪人中的一姐王景华带的第一个艺人。

    这时候的哥俩还不姓楚呢,人家叫陈春生和陈春旺,名字贼接地气。

    楚同楚其也是后来签了公司才改的。

    在90年代初那会,这哥俩给冰茶旭日升唱的那首《越飞越高》着实火了好一阵子呢。

    可惜在那之后,在歌坛也没什么其他拿得出手的成绩了。

    算算时间,今年恰好是这哥俩的出道时间。

    四人坐下,赵燕国给江河他们之间做着介绍。

    算是简单认识了一下。

    “长得很帅,但比自己差点。”江河极不要脸的做了下对比。

    相互招呼后,这哥俩的一番操作倒是让江河觉得很有意思。

    只见这哥俩一个劲儿的说着《失恋阵线联盟》如何如何好,然后又开始给江河不断地戴着高帽儿。

    直言他什么有大家风采之类的对话。

    偏偏马屁拍的还没什么深意,听的江河自个都觉得尴尬。

    除了装模作样的谦虚之外,他还真就不知道怎么搭腔。

    这种谈生意的路子确实少见,别人在买东西的时候都会挑点毛病,以便接下来的压价。

    他们倒好直接夸上了,真就是不怕江河漫天要价呗。

    楚家两兄弟不提买歌的事,他自然也不会提。

    一壶茶下去,终究还是这哥俩忍不住了。

    “江河,不知道你这首歌打算卖多少钱?”哥哥楚其试探着问了一句。

    “对歌坛上的事情我不怎么懂,具体多少钱我也不知道,不过大家都是朋友想必你们心里也有自己准备的价格,不妨说说看,如果价钱合适,这首歌打包卖给你们。”

    以退为进。

    江河只能这么干,他确实不知道现在一首歌值多少钱。

    楚其直接说:“歌坛名宿的话写出来的歌曲稍稍贵一点,大概在4000块左右。新人的话,即便歌曲不错最后也就1000块。”

    瞬间,江河兴趣全无。

    1000块钱也特么太少了。

    当然这跟江河毫无名气也有关,不过即便这样江河还是觉得少。

    这点钱都不够塞牙缝的呢。

    说到底还是赚到钱了之后,看不上这点小钱了啊。

    眼见江河对这个价钱不满,弟弟楚同赶忙说道:“其实我们可以用3000块的价钱,把你这首歌买下来。”

    3000块,哥是差这么点钱的人嘛?

    摆摆手,江河开口说:“我想问一下你们现在是自由人还是有合同在身的?”

    楚家哥俩不明所以,明明是聊买歌的事情,怎么突然就跳到他们两个身上了。

    虽然不清楚江河为什么这么问,但两人还是回道:“自由人,暂时没有跟任何经济公司签约。”

    那就奇怪了,一个刚出道的兄弟组合,犯不上自己掏钱买江河的一首单曲啊。

    想了想江河忍不住又问:“你们还有其他的歌?”

    “有8首,差一首主打歌...”

    弟弟楚同没什么隐瞒,直接把自己现在的情况撂出来。

    他身边的楚其连忙用腿轻轻碰了弟弟一下,显然对自己弟弟这种毫无心机的行为表示不满。

    江河把这一幕看在眼里,也没往心里去。

    换成是他,他也不会让别人知道自己想买一首主打歌。

    普通歌曲和主打歌不是一个概念,价钱都不一样更遑论别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