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文娱1988 > 第32章 败家子
    江河的淡定,似乎也让对面青年刮目相看了一下。

    把大门推开邀请江河和胡乃忠进入其中。

    一进门就是一间门房,马胜军没有介绍的意思,先一步进了院,任由江河自己看。

    胡乃忠知道江河不是京城人,于是介绍说:“这是门房,一般的大宅门都是有门房存在的,古时候像是有人拜访,都要通过门房传递。”

    眼看马胜军已经走远了,江河立刻小声问道:“胡哥,我看这人拿着大哥大不像是缺钱的,你确定他要卖院子?”

    闻言胡乃忠的脸色变得有些古怪,凑到江河耳边小声嘀咕一句。

    江河立刻有些不敢置信的张大嘴巴。

    竟然有人拿着假的大哥大装比?

    真踏马活久见了...

    想想刚刚马胜军那牛笔哄哄的样子,再一想他拿的是假大哥大。

    江河觉得大概也就这种败家子才会卖院子了吧...

    不过也还好他能遇见这路货色。

    过了门房就是前院了,前院不是很大,中间有个小小的花园,左右各有一间房,这个是佣人居住的地方。

    在花园后面,则是一个垂花门和走廊,虽然垂花门和走廊的颜色都有些褪去了,但上面很干净,显然主人平时经常打扫。

    穿过垂花门,中院就出现在了眼前,作为四合院的主体,中院无疑是最大的,不但左右两边各有四进厢房之外,中间的花园更是有点园林建制的味道。

    上面走廊下面溪流,中间还有假山流水,潺潺水声不绝于耳,即使是在这寒冬腊月,江河还是有一股心旷神怡的感觉。

    随便找了个厢房进去,里面出乎预料的竟然有暖气片。

    江河看着胡乃忠开口问:“胡哥,这四合院还供暖的嘛?”

    “以前公家单位改造后留下的,这不挺好,你要买下来的话,以后冬天也省的生炉子了。”

    这话也对,想想一路上见到不少冒着黑烟的炉筒子,这要是生炉子谁有闲心一直填炉子啊。

    心里好奇胡乃忠对这院的了解,但江河依旧没有过问。

    不过下意识的留了一个心眼儿。

    以四合院的保存情况来看,这套院子算是保存的比较好的,尤其是在被某单位改造后的前提下。

    后院听说还有一个门和几个马厩,江河没去看,其实看不看都一样,他现在看哪儿都发着金光。

    “胡哥,这院不错,咱们和房主聊聊价格吧。”

    胡乃忠没想到江河这么心急,这么快就确定要买了。

    但他也没相劝,二人来到中院正屋,屋内马胜军正和一个身材消瘦,穿着长袍文化衫的老头说话。

    看来这老头应该就是这一家之主了。

    胡乃忠制造出了点声音,爷俩的交谈声戛然而止,扭头望了过来。

    “胜军哥,你家这院子打算卖多少钱?”

    这时候胡乃忠已经不适合开口了,所以江河直接开口。

    马胜军还未开口,他家老爷子直接说出一个能吓死人的价钱。

    “十万,少一个子儿,你就直接走吧!”

    在这万元户都是稀罕物的时代,开口叫价十万,绝对是天价了。

    十万块钱在89年不一定能买10套四合院,但是5套绝对绰绰有余。

    虽然及不上这三进的大院,但数量也碾压了啊。

    江河也算看出来了,这老爷子是不舍得卖祖产啊。

    正想着开口还价的时候老头的好儿子马胜军苦笑劝说:“爸,我公司真的需要资金周转,而且您这不打算去漂亮国我姐那儿呢,这宅子留下也没人照看啊!

    您就相信我,把这院子卖了,以后您要是想住四合院,我公司运转好了,再给您买一套这样的院子成不?”

    江河听马胜军这么一说,眼神顿时古怪起来。

    真特么孝顺啊!

    他想起一个笑话和现在的情况几乎一模一样。

    说京城人南下做生意,因为没有本钱就把家里四合院卖了,然后这人在商海里兢兢业业干了二十多年,最后跑回京城用全部身家又买了一套四合院。

    最搞笑的是他手里的钱还没够,不得已向身边朋友那边贷了点款...

    眼前这个马胜军跟这情况简直特么一毛一样,他是真不知道京城的房价会涨到什么程度!

    儿子在劝,劳资却一口咬定。

    但到底还是儿子占了上风。

    马胜军看向江河说道:“房子你已经看过了,我敢说整个京城像我家这面积保存还如此完好的院子绝对不多,8万块钱,如果你觉得成,咱们明天就可以办手续。”

    江河淡然回应:“胜军哥,您家这院子确实不错,但还不值8万块。

    八万块钱,两进的院子也能买上3套了吧!

    你觉得你家这院子顶的上同样保存完好的两套院么。

    我能给到6万块钱,要是这价格你觉得满意,一个星期内我给你把钱送过来。”

    稳住,不能表现的太着急!

    他在心里告诫着自己,也是怕眼前这个败家子涨价。

    “6万太少了,这样吧,你我各让一步7万块钱。再少就像我爸说的,这院子我不卖了。”

    这个价位依旧略微高一点,但已经到了江河能接受的心里范围。

    但江河自然不可能轻易答应,做买卖的没哪个不是唯利是图。

    他前脚敢直接答应,后脚马胜军就敢直接坐地起价,你信不信?

    装模作样的沉吟片刻,江河说道:“您给我三天时间,7万块不是个小数目,如果我家里同意买,那三天后我直接带钱过来,若是不同意只能说有缘再见了。”

    扔下这么一句话,江河扭头走掉,胡乃忠跟马胜军招呼一声也跟了上去。

    一直出了大门,也没见人家来追一下。

    “看来这真是人家心里的底价了。”

    不过这家伙生意周转资金确实不急吗?

    晚上江河本想请胡乃忠吃顿饭的,可人家死活不去,还说事妥了再说。

    其实这个事已经妥了一大半,剩下的就是江河抻着的三天,马胜军那边别搞出什么幺蛾子就成。

    在学校码了三天剧本,《渴望》终于在江河手底下全部弄成了。

    四合院那边江河心里急,但还是忍了一天,在第四天的下午取了钱,叫上胡乃忠再次来到四合院。

    预想中的那些坐地起价的事没碰到,手续方面也都齐全。

    不过这手续全部跑下来也得个十天半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