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文娱1988 > 第35章 意外收获
    一个人百无聊赖的待在鲁小威旁边一间无人的办公室。

    李亭和杨清试镜情况如何,江河也不知道。

    好在她们的试镜没有让江河等太久,前后也就半个小时,二女笑容满面的走到江河身边。

    “成了?”

    “嗯,成了。”

    江河高兴的挥了下拳头,能在这部超神剧中弄到一个主要配角,成名指日可待了。

    他是真心为二人感到高兴,关系亲近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江河也有种自己创造全新历史的莫名爽感。

    “清姐也可能拿到了个主要配角呢。”李亭看着江河高兴的样子,把这件事也说了出来。

    江河微微一愣,向杨清问道:“哪个角色?”

    “宋大成妻子,徐月娟。”

    卧槽,这是真假孙悟空么...

    江河有些惊了,同名同姓的两个杨清竞争一个角色,太巧了吧。

    真不是鲁小威在搞事情么。

    “怎么回事?不是说徐月娟是由中戏毕业的那个杨清出演么?”

    杨清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不过鲁导说我在徐月娟的刻画上也不错,要等到剧本开拍之前,才能定下究竟谁来演这个角色。”

    江河没再说什么,这应该算是意外惊喜了,毕竟江河本意就是给杨清争取到一个能露脸的小角色就成。

    不是江河不关照,而是颜值方面确实差了不少意思。

    当然另一个杨清虽然也称不上美女,但绝对比自己清姐要强一头。

    “对了,江河。我们拍戏的事情要跟林老师提前说一声的。”

    江河笃定回应:“没事,你们到时候找林老师,他听说你们演这部剧,肯定会同意。”

    眼下拍戏的影视基地还在建设当中,所以年前她们是不用留在京城了。

    二人一合计就准备今天买票回家。

    “江河,你什么时候回家?”

    “还要等两天,我这还有点别的事。”

    杨清和李亭哦了一声,也没有追问,倒省了江河不少口舌。

    “那咱们先走吧!”

    “行,先跟鲁导他们打声招呼。”

    三人走到鲁小威的办公室,简单告别。

    然后江河找到蕾蕾的办公室,从身上拿出把包括插曲在内的四首歌的谱子交给蕾蕾。

    片头曲《好人一生平安》

    片尾曲 《渴望》

    插曲 《每一次》

    往回走的路上,杨清和李亭纷纷为江河抱不平。

    “那个蕾蕾怎么这样子,嘴上客客气气,可是却一点翻阅一下你写谱子的意思都没有。”

    李亭也附和道:“就是说嘛,看她的样子,摆明就是不相信你能做出好歌曲来。”

    二女你一句我一句的,表达对蕾蕾看轻江河的不满。

    江河倒是挺平常心的,他现在要名没名、要代表作没代表作,人家凭什么要对他刮目相看呢。

    能够仰仗《渴望》剧本,让他们客气相待他其实已经很知足了。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该说不说对身边这两个朋友的无偿支持,他还是挺感动的。

    真心还是假意他也不是看不出来。

    江河是个比较恩怨分明的人,在他眼里朋友之间站队就是不需要理由的。

    那些讲道理、或者掰扯谁对谁错的朋友又有屁用,讲道理我特么找个律师好不好。

    江河说道:“你们也别往心里去,这个圈子就这样,在你没成名之前,能不被人欺负就可以谢天谢地了。

    想要让别人把咱们当回事,那就好好的演戏,等到大家都成名的时候,咱们放个屁别人都得说是香的。

    出名要趁早的,尤其是你们女生。”

    “咦...你好恶心!”

    两道鄙视的目光,让江河彻底无了个大语。

    他这功夫特想问她们一句,难道你们不放屁?

    但为了自己的安全考虑,还是打消了这个作死的念头。

    两女嘴上虽然说着江河恶心,可他的一番话,她们也确实往心里去了。

    几乎下意识的,报团这个词就出现在二人的心里。

    买票、拿行李。

    送走了这两位关系亲近的同学,江河又开始见天的跑四合院手续。

    而就在这件事上江河终于感受到了这时代和原时空几乎一样的地方。

    一样特么效率低下...

    手续终于全办妥的那天,江河立刻返回四合院。

    此刻四合院内马老头一家早已经搬走了,不知疲倦的在院里转了一圈又一圈,别提心情有多美了。

    行李被褥、洗漱用品,一一买了个遍。

    这四合院虽然不一定能长住,可以后咱也算在京城有个家了。

    收拾差不多后,江河来到秀水街。

    胡乃忠帮了他这么大的忙,总要请人家吃顿饭的。

    而且江河觉得自己和他之间,是能够合作做点生意的。

    “胡哥。”

    “小江,来啦。”

    “嗯,今儿晚上有空没?咱找个地儿喝点?”

    江河不客气的拉过马扎坐下,向胡乃忠发出邀请。

    “手续跑完了?”胡乃忠问了一句。

    “跑完了,这还是花钱了呢,不然别想这么快跑下来。”

    胡乃忠哈哈一笑,直说这才正常。

    江河这边房子的事已经妥当了,胡乃忠这次倒也没拒绝他的邀约。

    晚上6点钟左右的时候,眼瞅着秀水街已经没啥人了,胡乃忠这才起身:“顺子,摊位你收拾一下,我和小江先走了。”

    “成,忠哥你先走吧,这边我收拾了。”

    旁边摊位的青年答应一声,冲着江河笑了笑没说话。

    胡乃忠:“小江,咱走吧!”

    江河赶忙跟上,他也没提叫上那个叫顺子的青年。

    对江河来说请一个或者两个都无所谓,一个羊是赶,这两个羊也是放。

    但今天主要是为了感谢胡乃忠帮忙找房子的事,叫上其他不熟悉的人就有些不合适了。

    吃饭的地儿是胡乃忠找的,前外廊房二条这边叫爆肚冯的一家馆子。

    光绪年间起家,正经的百年老字号,85年才恢复,除了爆肚也有炭火铜锅的涮羊肉。

    进门热浪扑鼻,食客不少。

    胡乃忠熟稔的和伙计打声招呼。

    “忠哥,老样子?”

    “老样子。对了,蘑菇头还有么?”

    “赶巧,最后一份!”

    胡乃忠咧了咧嘴:“那就再加一个蘑菇头。”

    “得嘞!”

    伙计答应一声,没了踪影。

    江河左右看看:“胡哥,这地儿你常来啊?”

    胡乃忠点点头:“以前收破烂的时候来过一次,发现这地儿不错,后来搬到秀水街了,隔三差五到这解解馋。”

    江河惊了,这胡乃忠竟然还收过破烂。

    不过这家伙能把收破烂这种眼下并不体面的事,风轻云淡的讲出来,确实让江河刮目相看了一下。

    收破烂这活儿,大概是京城这年代最牛笔的致富手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