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文娱1988 > 第74章 大青衣
    家里一切安好,大孙子回家了,老爷子破天荒的多喝了一杯。

    平常这老头儿,雷打不动就是两盅酒。

    晚饭过后,江河跟家里说了往后一段时间要出去拍戏的事儿。

    老爷子和江爱国两口子没说什么,只是嘱咐他在外面要小心些。

    小江雪也跟往常一样,反倒是江海这个小子看了看老爷子又扭头看了看江河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陪着家里人看了会电视,江河觉得没意思自顾自的回屋准备睡觉。

    这边刚躺下,江海悄悄推门进来:“大哥,你睡了么?”

    江河坐起身:“不看电视你睡觉去啊,跑我屋干嘛来了。”

    一听江河的声音,江海开了灯,凑到他身边。

    “有话就说,凑这么近干嘛,什么毛病!”

    “大哥,我发现咱爷的秘密了?”

    “啊?”

    “什么秘密?”

    江海瞟了一眼门口,接着说:“头两天我放假,咱爷一整天都没在家。”

    江河一脸黑线:“滚滚滚,滚回去睡觉去。”

    还以为这小子会说什么呢,老头不在家也能算得上秘密?

    老爷子以前京城出去的,在京城不会没个认识的,不在家不是很正常。

    江海还想继续说,可江河已经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了,连推带搡的就把江海赶出屋。

    赶走了弟弟,他一觉睡到大天亮。

    醒来时,江海都已经跑去上学了。

    随便喝了两口稀粥,把制作中心给他做的助理工作证往脖子上一挂,江河也推着自行车走出家门。

    今天他可是有任务在身的!

    华夏戏曲学院,素有戏曲艺术家摇篮之称。

    从这里走出去的戏曲大家数不胜数,更有许多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明星大腕同样这里出去了不少。

    比如你们嘎叔,嘎嘎嘎...

    这会儿校区还没搬到丰台呢,在宣武、里仁街。

    江河赶到戏曲学校的时候,直接把万能的工作证掏出来。

    “同志你好,我是华夏电视剧制作中心的工作人员,中心有部电视剧拍摄,想找你们院长谈谈。”

    门卫仔细确认了一下,虽瞧着江河长得年轻,可工作证却不似作伪,随即告诉了他方向并放江河进去。

    江河对黄梅戏大家的认知其实并不多,毕竟两世他都是一个北方人。

    对黄梅戏的认知仅仅停留在,二代的五朵金花以及后来居上的名家韩在芬身上。

    至于这些人的发展轨迹,他是半点也不清楚的。

    按理说找人这种事情通过制作中心那边来无疑是最事半功倍的事情。

    可江河初次成为一部剧的助理,还真不想事事都通过制作中心那边,不然搞得他自己好像除了写剧本之外毫无作为一样。

    总要做点他能做的事情,来证明自己这个助理的价值的。

    顺着门卫告知的方向,江河兜兜转转的到底还是特么没找见。

    正准备找个人再度问一下的时候,突然前方一个小姑娘一头扎进江河怀里。

    哎呦~

    伴着清脆悦耳的呼唤声,江河后退了两步,小姑娘却一屁股摔到了地上。

    痛苦着小脸,不住的揉着自己膝盖。

    因其没抬头的原因,江河也看不清她的脸,只能看到这小姑娘一头短发。

    “同学,你还好吧?”

    “对不起,我跑的急了,没注意看路。”

    小姑娘抬起脸,有些慌乱的给江河连连道歉。

    江河已经听不见她在说什么,因为眼前这个小丫头他熟啊。

    曾大美,是你吗?

    白皙的脸蛋,修长的身段,脸上颜值漫画感非常强,头发很浓密,大五官的浓颜加持下脸型又特别特别窄,有点不太真实的感觉。

    不是那种一眼就特别漂亮的美少女,第一眼看上去像舒朗漂亮的中性少年。

    但江河可知道眼前的曾大美,不...曾小美日后会漂亮到什么程度。

    江河对她的第一认识实在电视剧《男才女貌》当中,

    当初就觉得陆意是不是瞎?

    分不出来好看不好看?

    哪个“苏拉”跟曾大美一比,完全就特么是个渣啊。

    本来江河还琢磨着等往后自己出名了,找中戏时代的曾大美“拍戏”呢。

    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早就碰上才十四岁的曾离了。

    都说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现在早和巧都被咱碰上了,养养养!!!

    “没事没事,同学你还好吗?能不能试着站起来?”

    面对曾离的道歉,江河连说没事,而后鼓励的看着她。

    曾离试着要站起身,可是一动腿上又是一阵剧痛。

    小脸都抽搐了一下,江河往她腿上看去,长裤上膝盖处已经殷出了红色。

    江河俯下身,一个公主抱将曾小美抱起:“你摔的不轻,先别动了,卫生室在哪边?”

    曾离先是惊讶,随后看着江河的侧脸突然一阵羞涩。

    “不要乱动,在摔了我可不管。”

    瞬间,还在轻轻挣扎的曾小美直接老实了下来。

    江河面上一副君子般的凛然模样,心里却是一阵暗乐。

    去往校内卫生室的脚步都轻快了不少。

    没白来!

    …………

    卫生室的大夫,动作很快的处理了曾离的伤口,然后又是仔细检查了一番。

    “大夫,她没事吧?”

    “曾离啊,看起来没事,不过摔那一跤也挺重的,要休息几天了。你不是我们学校的吧?”

    江河把指了指胸前的工作证:“不是,我是华夏电视剧制作中心的工作人员,来戏曲学院想找一位精通京剧《白蛇传》的老师,还需要找几位熟悉黄梅戏的。”

    卫生室大夫瞟了眼工作证,态度一下热情了不少:“精通《白蛇传》的老师,我们这里有许多的,黄梅戏的话,恐怕要找八皖黄梅戏戏曲学院了。”

    “能麻烦您帮我引荐一下,学院内精通《白蛇传》的老师吗?本来我是准备去找院长的,后来走迷路了。”

    “当然可以。”

    两人说话的时候,躺在床上的曾离悄悄的看着这边,尤其看着江河的背影,不知道小脑袋瓜里想着什么。

    现在有人带路,江河也要去干点正事了。

    转过身看着脸上痛苦之色已经少了许多的曾离:“你叫曾离是吧。”

    “嗯。”蚊子一般声音,不仔细听根本听不见。

    谁能想到这个日后拍了男人装的大美女,现在还是个这么害羞的小丫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