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文娱1988 > 第85章 你阻我进门,我撅你树根
    娱乐圈是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圈子。

    明明是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现在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都特么知道了。

    连带着陈开哥和倪平的破事也被一些人传了出去。

    了解内情的人一边说着江河这个愣头青的同时,一边也等着洪家那位的反应。

    名媛哎,怎么可能轻易容忍自己被绿。

    北电、中戏、上戏,现在但凡跟演艺圈贴边的都知道了北电学生掌掴知名导演的事情。

    一夜之间,江河的事迹成为了无数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有说他爷们儿的,有骂他煞笔的。

    第五代那个小团体,个别人更是在各个不公开的场合直接站队陈开哥。

    当事人之一的老谋子下场宣布拒绝与江河这种演员合作,生日会的主角顾常卫也下场了。

    人生百态,好不热闹。

    本来琢磨着自己没吃亏,要不就算了的江河,看这群人跳的欢,心里也来了脾气。

    你们让我不痛快,那我就让你们所有人都跟着恶心。

    当天下午,江河直接回家取了存折,然后强拉硬拽的带着刘浆出了北电大门。

    两个人先是跑了躺银行,取了10万的现金。

    出银行的时候,江河让刘浆拎着包,这个被10万现金惊的恍惚的家伙是真敬业。

    一双手死死的抱着装钱的包,眼睛也是四下扫视,那表情不是在防备别人,简直是告诉别人,我取了不少钱你们别过来。

    从八十、九十年代的走过来的人都知道,这时候的内地根本就没有商业电影的概念。

    内地的导演在“贺岁片”这个词出现之前,有一个算一个玩的都是艺术。

    商业片在他们眼里是极其不入流的东西。

    被称为内地贺岁片之父的冯裤子,在火了多少年之后,才逐渐被导演圈里的人接受。

    在这之前,他拍的什么《甲方乙方》这种电影,虽然票房不少,但电影圈的人都不认可。

    文艺片才是社会的主流。

    而这年头内地的文艺片,绝大多数都是由小说改编后拍摄的,自己原创剧本的文艺片无限接近于零。

    比如老谋子的电影《红高粱》这是华夏首个在柏林电影节拿下金熊奖的作品,它是改编自莫言的同名小说。

    这么说吧,老谋子在转型拍摄第一部商业片《英雄》之前,他的所有作品都是改编自别人的小说。

    他是这样,陈开哥也是这样。

    江河不是一个忍气吞声的人,被第五代导演们这么攻击,他要不给点回应,都枉为一个穿越者。

    他现在就准备把包括老谋子在内三人,改编过的小说改编版权全部买下来。

    到时候看这几个家伙拍什么!

    不让自己好过,那就直接撅了他们根子,谁特么都别活...

    京城电视艺术中心。

    江河领着给他拎包的刘浆和门卫打了声招呼直接走了进去。

    《渴望》拍了那么久,这边他也算是一张熟面孔了。

    “小江,过来过来。”

    刚进中心大楼没走几步,赵宝钢压着嗓子把江河叫了过去。

    走进办公室,赵宝钢把门关好。

    眼睛在江河身上上下打量,时不时还啧啧出声。

    “够牛笔的啊,听说你给陈开哥开瓢了,真的假的?”

    江河:……

    这他妈是从哪儿传的谣言呢,明明自己就是给了他两嘴巴,怎么到艺术中心这边就是把他开瓢了呢...

    传的也太没边儿了!

    “瞎扯淡,我要是给他开瓢了,今儿我还能安然无恙的跑艺术中心来呀。”

    “那冲突到底有没有?”

    “这个有,但是没传的那么邪乎。”

    赵宝钢顿时来了兴趣,拉过板凳一脸八卦的问江河具体情况。

    江河有真有假的把事情经过跟他说了一下,自己动手的事情他没说。

    这事还真不好说,再说江河也不屑拿动手这种事给自己长脸。

    胡扯了一通,满足了一下他的好奇心,赵宝钢这才问道:“那你今天跑艺术中心干嘛来了?”

    江河本意是想找郑小龙的,正好通过他来观察下以他、王硕为中心小圈对他的态度。

    现在赵宝钢问起来,和他说说但是也行。

    “是这样,我想找几位作家,但是没有他们的联系方式,所以这不跑咱中心来了么。”

    赵宝钢闻言点了点头,这事他还真帮不上忙。

    他跟作家那圈里的人都不熟。

    好吧,还得去找郑小龙。

    “赵哥,现在中心忙什么呢?”

    “能忙什么,渴望剧组全国汇演,再就是攒新电视剧的剧本了。对了,听说你给杨杰导演投本子了?”

    “嗯,已经拍了十集了,剩下的都是夏天的戏份,需要年后再开拍。”

    赵宝钢砸了咂嘴,觉得江河的成长确实有些太快了,去年这时候他还在给艺术中心递本子呢。

    今年人家一跃进入央台的视线啦,而且拍摄预算还是高达800万的大制作。

    两人聊了会闲话,知道江河有事,赵宝钢也没多留。

    不过临走前,他跟江河说了一句挺意味深长的话,以后常联系!

    这也不是得罪了所有人嘛...

    轻车熟路的走到郑小龙的办公室,进门郑小龙第一句话跟赵宝钢如出一辙。

    眼看这位同样是京圈的大院子弟对自己好像跟以前没什么差别,江河觉得很疑惑。

    陈开哥这三个字这么不值钱了吗?

    稍稍一想也对,这时候还没有京圈这个概念,要等几年之后港圈的人进场,这些人才会报团在一起。

    没有触碰到更多人的敏感神经是好事。

    寒暄一阵,直接说明了来意。

    郑小龙对作家圈子里的人确实很熟,无论江河说出哪个名字,他都能找到。

    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简单了。

    《大红灯笼高高挂》、《秋菊打官司》、《活着》、《一个都不能少》、《我的父亲母亲》、《边走边唱》、《风月》。

    整整7部由小说改编而来的电影,江河以每本小说5000块钱的价格,买下了7本小说的独家影视改编权。

    在这年月内地版权的意识以及相关法令还没有出来了,要等到明年。

    江河是不太信任嘴炮的人,相比之下他更相信白纸黑字。

    合同当然不能少,防患于未然嘛。

    7部电影都是老谋子和陈开哥执导的,顾常卫在九十年代其实没导演过什么作品。

    不过一想到他通过拍电影也拿了大奖,江河再度出手通过郑小龙联系到正在攒《编辑部的故事》剧本的王硕。

    花了1万块钱,买下他的一本小说影视改编权。

    这本小说就是《动物凶猛》,也是姜雯导演的处女作《阳光灿烂的日子》!

    别人五千、他一万,这就是名气的重要性啊!

    内地能买的都买了,接下来就剩下一个陈开哥导演生涯最重要的一部电影的版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