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文娱1988 > 第112章 紧急任务
    ,文娱1988

    杀青后,剧组第二天就跟着撤了。

    江河没跟着一起走,随便找了个由头留下来,从西湖赶到杭城。

    刚下车,一个浑身透着知性和文艺气息的小女人就映入眼帘。

    正是阔别半年之久的“小猫俞绯红。”

    “怎么在这里等,怪热的。”

    “我怕你下车看不见我。”

    江河笑了笑,这只文艺气息满满的小猫,也变得不一样了呀。

    在钱塘留了3天,二人一直窝在俞女神家空出的一套房子里,昼伏夜伏,除了吃饭就没出过门。

    真的是美了。

    洗完澡出来,江河大喇喇晃动的钟摆也指不到12点了,蔫头巴脑的指向6点。

    想他江河才是个20岁的小伙子呀,三天的大战,其惨烈程度可想而知。

    躺在床上互诉衷肠的时候,突然门外响起一阵钥匙开门的声音。

    好在房门是反锁的。

    随后女声响起:“绯红,你在里面吗?快点给我开门,我是你姐。好几天都没回家,家里都担心了。”

    本来还柔情蜜意温存着的两个人一下子慌了。

    “快穿衣服,躲一下。我姐来了。”

    “等会,我裤衩呢...”

    鸡飞狗跳的一阵忙碌,连短袖穿反了都没注意到。

    躲?

    这他妈屋里一共就屁大点地方躲哪儿啊!

    “柜子里,不行!”

    “床底下,也不行。”

    伴着一阵阵推门的声音,两个人愈发惊慌。

    人在惊慌的时候往往有两种表现,其中一种是茫然无措,第二种就是豁出去了。

    江河显然就是第二种。

    “我先回京城了,你到京城之前联系我,我去接你。”

    俞绯红愣住:“你怎么出去呀?”

    揽住俞绯红轻轻亲了一下,江河直接把窗户打开,都没等俞绯红阻拦,直接一跃而下。

    楼下树木背阴处的几个老头都惊呆了,2楼说跳就跳...

    卧槽,这年轻人!

    跳到楼下的江河连续蹦了好几次,直到脚掌上的麻痹感消失,拎着衣服撒丫子就跑。

    他实在是不确定刚刚是不是只有俞绯红的姐姐一人,只她姐姐江河还不怕,要是她父母也跟着的话,不得把他第三条腿打断啊...

    所以先特么跑了再说!

    至于俞绯红,想她父母应该不会动手揍她吧...

    he…tui!渣男!!!

    跑出小区的时候,迎面碰上一个骑摩托车的青年。

    “哥们儿,你衣服穿反了。”

    “哦,谢了啊...”

    转眼跑的不见了踪影。

    俞绯红这边,当她收拾妥当给其姐姐开门后,只一瞬间她姐姐就闻到了一股怪味儿。

    她是已经结过婚的,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拉过俞绯红的手,坐到一边立刻开始家长式的盘问。

    一天后,江河打着哈欠走出京城车站,伸手路边拦了一辆面的。

    “哥们儿,去哪儿?”

    “华夏电视剧制作中心,别给我绕道儿,绕道儿不给钱。”

    “哪能呢…”

    不能才怪!

    按说他是应该回家好好睡一觉的,可杨杰导演给他来了个消息,说是台里有个任务要给他。

    所以回家之前江河不得不先调转车头,往制作中心走一遭。

    他也挺好奇,他一北电学生,央视给他任务这不是新鲜了吗…

    到了电视剧制作中心,江河把工作证挂在脖子上大摇大摆走进去。

    “小江来啦,先坐吧。”

    江河应声坐下:“杨姨,您呼我说有任务?”

    “嗯,是这么回事,央视春晚想必你不陌生了。春晚随着这两年的发展,语言类节目已经成了节目单的重中之重。

    往常的春晚节目都是要提前几个月或半年做准备的,今年也是一样。

    但是,今年有两个小品在表现形式上有些类似。其中一个必须要换掉,但苦于一时半会之间想不出好的段子来。

    春晚导演组那边很关心这件事,各个编剧几乎都找遍了,别人也说没有好段子。

    我琢磨你好歹也是写过两个大型剧本的人了,于是跟导演组推荐了你。

    怎么样,有没有信心琢磨出一部小品台本来?”

    91年春晚还发生过这样的幕后故事?

    没听说过呀~

    还有一个,所有编剧都没小品本子,这肯定不现实。

    估摸着有些人手里有本子,不想拿出来吧。

    江河不得不承认,杨杰导演真的找对人了。

    可嘴上必要的谦虚还是要有的:“杨姨,我可以试试,但能不能琢磨出来,我也不敢夸海口。”

    杨杰导演笑笑:“能成就成,虽说是任务,但也不是要求你强制完成的。走吧,今天春晚导演组正好就这个问题开会呢,你也过去瞧瞧,顺便认识一下。”

    央视跟制作中心这会就在一个院儿呢,出门拐个弯就到了。

    央视的一间会议室内,几位春晚导演齐聚一堂。

    下面还坐着几位小品演员和他们的御用编剧。

    咚咚咚~

    “进来。”

    门被推开,杨杰带着江河走进会议室。

    “杨导,您来了。”

    “嗯,这是江河,《渴望》和《新白娘子传奇》的编剧。”

    江河懂事的向前迈一步:“各位领导、老师好。”

    “呦,出乎预料的懂礼貌呢。”

    一位导演一语双关的说了一句,其他几位阵阵轻笑。

    知道这些人是映射自己和陈开哥那点破事呢,江河依旧笑容满面,权当没听见。

    “人交给你们了,制作中心那边还有工作,我就回去了...”

    老太太走的潇洒,留下江河在其中一位导演的让坐下,选了个末位坐好。

    91年春晚是很牛比的一届,光导演就有五位,郎坤、胡三水、杨东生、刘铁敏、江则立。

    也不嫌麻烦...

    屋内的其他几位演员,江河也还真都熟悉。

    去年春晚一部《相亲》火爆全国的赵本尖,同样是第二次登上春晚舞台的巩翰林,对,就是补得跟小鸡仔儿那位...

    还有“哈哈哈”的菜名,更有一位杨雷,最早的小品女王。

    就是被江河他们班袁因撬了的小戴的老婆。

    不过这会,江河也不确定人家结没结婚呢。

    “小江,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郎坤导演......你旁边那位是菜名,北影厂的。”

    江河一一点头,有些都认识,还得装作不认识的感觉,真的太好了。

    会议继续再开着,导演和几位未来的小品大咖都在发表着自己的意见。

    可能是因为会议室多了一个江河的原因,这些人总是有意无意的看一下正瞧着两个剧本的江河。

    几个御用编剧的脸上或多或少带着点不屑。

    嘴上无毛,办事不牢。

    这种奶油小生,一看就是银样镴枪头。

    江河很认真,认真到心里反复琢磨《小窗户》这个小品究竟是个啥。

    完全没有看过好嘛...

    表现类型确实和赵本尖91年的小品《小九老乐》相差不多,都是表演夫妻生活的。

    难怪导演组会决定放弃一个。

    可现在问题是,在江河的印象里91春晚,赵本尖确实表演了《小九老乐》。

    那么这就意味着《小窗户》这个小品被砍了,那接替它的是啥?

    懵了呀!

    前世的江河是个不入流导演,你要说知名的电视剧、电影这些,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深刻到可能这辈子都忘不了的地步,可这并不太出名的小品,他还真的印象不深。

    怎么办呢?

    巩翰林这边如果江河要给他小品剧本,也就是和赵丽容老师一起合作的那些。

    这肯定不行!

    为什么?

    因为春晚是紧跟时事的,别的不说就92之前的小品,你见不到那么多讽刺社会现象的小品。

    这是整个国家的大环境决定的。

    看来想要破局的话,目光还得放到赵本尖身上!

    “小江,我们在这说了半天,剧本你也看过了,有没有什么想法?”导演杨东生开口问道。

    “两部小品都是表演夫妻生活的,而且质量上佳,手心手背确实不好取舍。

    相比之下我觉得《小窗户》要更成熟一些,《小九老乐》包袱有点少,作品的立意也有些不足。

    我倒是有个不成熟的建议,当然只是一点想法,还希望各位领导和老师指正。”

    他没注意到,在他说小品包袱少,立意还有些不足的时候,赵本尖的两个御用编剧的脸微微变色。

    其中一位导演点点头:“先说说。”

    江河环视四周说:“我觉得去年最火的小品《相亲》,可以试着打造出一个续集。小品《相亲》的火爆程度不用多说,借着这个光,我觉得只要有续集的本子,不会比上一年来的差。”

    “继续说~”

    江河:“今年有个电台相亲的节目很火,我们可以以一档新兴栏目形式“电视征婚”的轮廓进行包装。

    电视征婚为很多单身男女、尤其是大龄青年解决了终身大事,在今年可是受到了不小的关注,成为一档具有高收视率的节目。

    移植这样的栏目形式来作为小品的大背景,很能引起老百姓的共鸣。

    男女主角的性格可以照搬《相亲》男主的忠厚老实,女主贤惠善良。

    但是这次他们是相亲主体,小品围绕不同于老年人的中年人再婚问题展开,最好能表现出独身的中年人对家的渴望。”

    “内个我打断一下。”赵本尖的御用编剧张朝举了举手。

    众人把目光移到他身上。

    “刚刚领导已经介绍过我了,我叫张朝,是《小九老乐》这小品的编剧。刚刚小江同志你说这部小品包袱不足,立意不足,请你能不能详细的指出来哪里有问题。”

    好嘛,似乎自己把这位得罪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