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文娱1988 > 第121章 再见梁小青
    ,文娱1988

    去往冀省的路上,一辆吉普车在颠簸中快速驶过。

    没高速的日子真鸡儿难!

    90年这会其实是有高速的,被誉为“神州第一路”的沈大高速公路,就是今年8月开始全线试通车。

    京城到冀省这段还得等...

    好容易把车开到石门,人特么都快颠散架了。

    给车子加满油,江河也不急着走了,车门锁好开始来回溜腿儿。

    刚巧他停车的不远处有个集市,正好过去瞧瞧。

    本来江爱国也想跟他一起来的,说穿了就是不放心。

    不过被江河用饭馆这边要跑手续的理由给他留下了。

    自己一个人多好啊,省的耳朵根子不清净。

    偌大的集市里面卖什么的都有,很有点批发市场那个味儿。

    卖家具的、卖锅碗瓢盆的、卖小吃的、卖服装的、还有卖牲口的,那叫一个全。

    “丫头,你这包里的衣服怎么卖的?”

    “这个不卖。大姐,你看摊位上摆放的有没有你喜欢的。”

    “你这摊子上的衣服一共也没两件,而且都过时了,也就旁边口袋里的还不错。”

    “不好意思,这个真不卖。”

    有些耳熟的声音让江河慢慢停下了脚步。

    两年前的那个倩影,再度出现在他的眼中,正是梁小青!

    赶上买衣服那个大姐离开,江河往她摊位上看了一眼。

    4、5件衣服,都是早几年之前的款式。旁边的袋子里放的是江河在浦江给她买的衣服。

    可以看的出来,梁小青现在过的并不好,不然也不会仍旧摆摊卖两年前的衣服了。

    看她死死坚持不卖自己给她买的衣服的模样。

    江河忍不住暗骂:“真是个死心眼儿的...”

    没钱就把那些衣服卖了么,几套衣服有什么必要宝贝一样留着。

    迈开步子走到摊前,江河站在原地看着这个死心眼的。

    正低头摆弄着衣服的梁小青,眼前突然出现一双穿着运动鞋的大脚。

    脸上立刻堆出笑脸,正准备开口说话。

    可抬起头,江河那张仿佛就在昨天的脸庞,让她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下意识的咬了咬嘴唇。

    眼睛肉眼可见的变得微红,泪水开始在眼眶中打转。

    两年时间,她真的经历了很多。

    抬起衣袖,在脸上抹了一把,脸上挂上发自真心的微笑。

    强装坚强的模样,让江河心里看的不是滋味儿。

    “你怎么到石门来了?”

    “过来办点事,你过的好吗?”

    “挺好的...”

    本来十分熟悉的两个人,现在竟然有些不知道说什么的感觉。

    “走吧,我请你吃饭。这些衣服先别卖了。”

    “好!”

    附近找了一家饭馆,两人互相说起了这两年的经历。

    看着梁小青平淡说出其母亲已经去世的时候,江河暗自叹息。

    他是见过梁小青那个病母的。

    “今后有什么打算么?”

    梁小青迟疑片刻,轻轻摇摇头。

    “要不你和你弟弟跟我回京城吧,家里准备开一个饭馆,还有些别的生意,没有个贴心的人不行。”

    话一出口,江河就觉得自己有些孟浪了,连忙解释说:“当然你要是不想去的话,我给你拿些钱,你自己...”

    “我跟你走!”

    掷地有声的四个字,让江河沉默下来。

    吉普车再度启动,副驾驶位置上梁小青轻轻酣睡,江河把车速降低,尽量让车子走的更平稳。

    到了梁小青家的时候,江河叫醒了她。

    推开院门,一男一女两个陌生的面孔让江河愣了一下。

    不过他也没询问。

    站在门口等待梁小青收拾东西,叫上她弟弟。

    没多大会儿,争吵声响起,江河忍不住的皱眉。

    听了一会,他也听出了个大概,都是钱闹的。

    梁小青母亲的病从亲戚借了不少钱,借的最多的就是现在院里这两口子,她的舅舅家。

    如今人不在了,一家只剩下梁小青姐弟俩,人家担心钱还不上,这不就打起了房子的主意。

    欠债还钱,本也没什么。

    可踏马人家母亲这才死了不到一个月,当亲舅舅的就来催账,实在是过分了点。

    两个箭步走进屋:“她欠你们多少钱?”

    胖大的妇人立刻回道:“前前后后足足有3000块钱呢,要知道我们家日子过的也不宽裕啊!”

    中年男人默不作声,脸上带着点尴尬。

    “小青欠的钱,我给她还了,出来我把钱给你们。

    还有欠别人家的,我也一并帮她还了,麻烦你们把人都叫来吧。”

    江河这次出门是带了2万块钱的,原本打算找厨师的时候可能会用到,现在等不到那时候了。

    给梁小青还了1万多的债务,最后姐俩也没带太多东西,只带了户口本和几件衣服,然后上了吉普车。

    陆家庄。

    老爷子给的厨师所在地址。

    “你好,我打听一下这里有没有一个叫马然的?”

    “村东头,第一家那个最破的院子就是马然家。”

    到了地方,江河走下车,正如刚刚内村民所说果然很破,破的屋子都特么透亮了。

    “有人在家吗?”

    站在大门口,冲院里喊了两嗓子。

    一个浑身补丁,身材消瘦老头从破房子里走出来,看见门口停放的吉普车,这老头下意识的退后了两步。

    “你...你们是干什么的?”

    “您就是马然马老了吧,我叫江河,打京城来的。听说您以前曾经是饭店的掌勺,我家打算开一个饭馆,想请您出山去掌勺...”

    老头子赶忙摇了摇头:“我是叫马然不错,但是我不会做菜,你们找错人了。”

    不会做菜。

    难不成找错人了?

    “请问这陆家庄还有跟您同名的人嘛?”

    “没有,但是我确实不会做菜,你们赶紧走吧。”

    见这老头脸上的那么点慌乱之色,江河也回过味来,这是让人收拾怕了呀。

    咋办,提人呗!

    眼看他就要回那个小破屋了,江河赶忙说道:“马老,你等等,我爷爷叫江山!”

    老爷子名字一出,马老头立刻停下了脚步。

    来石门的时候是一个人来的,回去的时候车上多了四个人。

    这一趟还真没白来,掌勺的找到了不说,梁小青这个死心眼的女人也遇到了。

    她可以说是江河除了自己亲人之外,最最让他信任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