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玄幻小说 > 这个大佬画风不对 > 第2653章 仙本无良(11)
    三长老打量下重棠,许是没看出什么特别,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孩儿。

    他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也就没太放在心上。

    交代灵琼先照顾着,等结束再想办法找他的家人。

    三长老交代完,和无量宗的人去旁边说话。

    重棠抱着初筝脖子,指着紧闭的房门,“在里面,我感觉到了。”

    初筝记得,他那个时候指着秋绮说,她偷了他的东西。

    那珠子在秋绮身上?

    初筝还在思考,怀里的人突然变得滚烫起来。

    就是瞬间温度升高,好像要燃烧起来一般。

    “重棠?”初筝叫一声。

    重棠脸上通红,软绵绵地倒在她身上,“我的东西……好难受,不要……”

    初筝脸色一沉,也顾不上这么多人,直接往里面闯。

    “初筝师妹,你做什么!”

    “拦住她。”

    “仙尊正在救秋绮师妹,不能让她捣乱,快拦住她!”

    不少弟子直接挡在门口,不让初筝靠近一步。

    初筝眼神冷冽,护着怀里的人,低呵一声“让开!”

    “初筝师妹,你疯了!”其中一位弟子怒目而视,“你想害死秋绮师妹吗?”

    三长老听见动静,挤进人群前方,冷着脸呵斥一声,“初筝,你这是做什么?休得胡闹!”

    “不要……”重棠身上更烫,嘴里不断含着不要,好像他身上正发生着什么可怕的事。

    初筝没那么好的耐心,直接甩出银线,将挡路的弟子们扫开,破门而入。

    她闪身进去,银线迅速将门封住。

    外面的人能从门口看见里面,但门有透明的东西挡着他们,不管怎么攻击都无法进去。

    …

    屋内,溟苍和无量宗一位前辈,正联手为坐在中间秋绮施法。

    初筝突然进来,两人都是一惊。

    明明已经交代,不要让人来打扰……

    溟苍冷声问“初筝,你想干什么?”

    初筝面无表情“你放心,我只是取回属于重棠的东西。”

    “什么东西?有什么事,等之后再说,你现在出去!”

    溟苍不能分心。

    他现在说话,秋绮脸上已经出现痛楚。

    她身上那些乱窜的妖气,正一点一点吞噬她。

    初筝不理溟苍,扶着重棠脸蛋,“重棠,东西在哪里?”

    重棠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呼吸都变得困难。

    初筝问了好几遍,他才憋出几个字,“她身上。”

    初筝往秋绮那边走。

    溟苍见她这架势,腾出一只手,打出一道灵力拦截。

    溟苍此时被秋绮牵制着,需要顾忌的太多,根本不能全力对付初筝。

    …

    外面的人看着里面的场景,此时也只能焦急,完全插不上手。

    他们一群人一起动手,都不能弄出一条口子。

    最诡异的是,他们根本没感觉到一丝灵气。

    也就是说,这个东西不是结界。

    那初筝是怎么做到的?

    砰——

    房间里一声重响。

    他们进不去,但声音可以听见。

    众人见溟苍要拦不住初筝,顿时有人急得大骂,生怕她伤害到秋绮。

    无量宗那位前辈一直在专心为秋绮疗伤。

    此时也不得不腾出手应对初筝。

    哗啦——

    嘭——

    灵力在房间里四处碰撞,挤压。

    “噗……”秋绮突然一口血喷出来,无量宗那位前辈和溟苍同时被摊开。

    与此同时,一颗蓝色的珠子,突然从她胸口飞出来,悬在半空,缓慢旋转。

    在珠子出现的时候,重棠脸色就好转许多,呼吸也顺畅了。

    珠子出现,溟苍和无量宗前辈都不是很意外,显然之前应该就知道它的存在。

    “没办法融合,这么下去,她撑不了多久。”无量宗前辈捂着胸口。

    初筝插声“不是她的东西,当然融合不了。”

    溟苍和无量宗前辈同时看向她。

    溟苍脸色很差,看她的眼神,多了几分怒意“你说什么?”

    她竟然敢闯进来,差点害了……

    “我说她偷别人的东西。”初筝抚着重棠后背,语气冰冷。

    重棠小声呢喃“我想要我的东西。”

    “很快给你拿回来,先忍忍。”初筝低头安抚他。

    重棠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哽咽道“可是我很难受。”

    初筝“……”

    哭什么啊!!

    初筝抬手,银线从空气划过,有一抹亮光闪现,溟苍有所察觉,当即飞身挡在秋绮面前。

    溟苍“这是无主之物,何来偷?”

    初筝“你怎知它无主?”

    溟苍皱下眉,还是道“初筝,它对秋绮很重要,你不能打它的主意。”

    初筝“好像就对她一个人重要一样,对别人就不重要?不管她怎么得到这颗珠子,它都不是无主之物。”

    “那你要怎么证明它有主。”无量宗前辈插声,“这位小友,口说无凭,不能你说它有主它就有主。”

    初筝“……”

    她哪有什么办法证明。

    初筝看一眼重棠,低声问他“你有办法证明吗?”

    重棠湿漉漉的眸子看得人十分心疼,他小幅度点点头。

    …

    重棠被初筝放在地上,他身体晃了下,差点没站稳。

    初筝怕他摔了,只能蹲着虚虚地扶着他。

    重棠喘两口气,双手结了一个很复杂的印,他脚下有光亮起。

    像某种阵法。

    阵法开始缓缓旋转,其中延伸出一条线,往秋绮那边去。

    溟苍下意识地要拦,结果光线直接穿过他。

    悬浮在秋绮头顶的珠子像是有所感应,开始飞速旋转,珠子四周的蓝光闪烁。

    嗖——

    珠子飞进重棠手里,那条光线也迅速收回,重棠脚下的阵法消失。

    他身体一软,灵琼一把将他接住,把人抱进怀里。

    重棠抱着珠子,脸色以极快的速度恢复红润。

    可能是拿到自己的珠子,重棠开心地冲初筝笑了下。

    初筝抬头看向对面的两人,“这能证明它是谁的了吗?”

    无量宗前辈没说话,那颗珠子之前他们试图拿过,但被拒绝了。

    那珠子里似乎蕴含着一股很特别的力量。

    刚才那个孩子身上有和那珠子一样的力量……

    如果他们此时还要硬说,那珠子不是那孩子的,可能实在是有些牵强。

    溟苍半晌才出声“它能救秋绮。”

    秋绮的情况很糟糕,是那颗珠子,让她的情况好转不少。

    重棠目光看向溟苍,稚嫩的声音极其郑重,“它不能救人。”

    溟苍“它明明……”

    重棠不满,绷着小脸“我说了,它不能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