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玄幻小说 > 这个大佬画风不对 > 第2653章 瘦削
    初筝回到之前的位置,那里已经没人了。

    “那边。”

    重棠伸手指着一个方向。

    “你能感觉到”

    小孩儿点点头,“嗯。”

    初筝让巨龙带着他们飞过去。

    巨龙不太乐意,最后屈服于初筝的淫威之下,载着两人一狐,往重棠指的方向追。

    重棠太小了,自己坐不稳,自己由初筝抱着。

    重棠坐在初筝怀里,四周的风和云迅速往后退。

    他们此时在云层里,下面的景色完全看不清。

    “它是龙吗”重棠仰头问初筝。

    “不是。”

    “那它怎么有龙角”

    “假的。”

    “这是真的龙角好不好。”巨龙反驳。

    虽然它是假龙,可长出来的龙角是真的

    “为什么真的龙角不是龙”

    “”

    初筝觉得这个解释起来很麻烦,所以决定沉默,装作没听见。

    重棠很快就被别的吸引了视线,不再关注是不是龙这个问题。

    此时巨龙飞得略低,正好可以看见远处如画卷一般铺陈开的青山河流。

    “原来外面是这样的”

    “你没出来过”

    重棠摇头。

    初筝怜惜地摸摸他脑袋,这可怜的。

    重棠对外界的景色好奇,一会儿趴在初筝肩膀,一会儿又坐下来。

    初筝要护着他别摔了,又要让他能看见外面的景色。

    巨龙偶尔回头看一眼,都有点担心这位姑奶奶把小孩儿给扔下去。

    然而重棠折腾一路,初筝也没把他扔掉。

    重棠指着远处的山峰“就在前面。”

    初筝顺着看过去,那边是山脉灵气充裕,隐约能窥见一些建筑。

    无量宗。

    三宗大比在即,宗门上上下下的人都很紧张,就怕出点什么差错。

    山门前把守的弟子都增加一倍。

    有弟子和同伴八卦。

    “刚才那动静是怎么回事啊”

    万极宗的人来得急,被簇拥着上了山,听说好像是出什么事了。

    “我刚才下来的时候,听一内门师兄说,是溟苍仙尊的徒弟受了伤。”

    “受伤都这么兴师动众我看万极宗那群人紧张得好像是天要塌了。”

    “哎谁知道呢。”

    “别聊了,好像有人来了。”

    远处有一个姑娘抱着一个小孩儿往这边过来,小孩儿生得白白嫩嫩,极其可爱。

    那姑娘也生得好看,就是瞧着有点冷,面无表情地走过来,好像带着杀气似的。

    待人近了,一名弟子上前拦下她“姑娘,您是”

    初筝没穿万极宗的弟子服,所以不能靠衣服认人。

    “初筝师妹。”

    初筝还没开口,先有人叫她。

    一位长老带着几个弟子从飞行灵器上下来。

    “初筝师妹,你怎么在这里仙尊呢”

    这些人是接到消息,从万极宗赶来的。

    “不知道。”初筝语气很淡。

    “原来是万极宗的师妹。”守山的弟子行个礼,“溟苍仙尊已经在山上了。”

    显然此时去见溟苍仙尊更重要,都没关心初筝抱着的孩子是谁。

    初筝被迫跟着他们上了山。

    无量宗的弟子将他们引到一处院落。

    大部分弟子都在这里。

    “三长老。”

    “三长老您来了”

    三长老示意他们不用行礼,“怎么样了”

    “仙尊在里面给师妹治疗。”

    一名弟子快速的将事情说了一遍。

    当时他们被袭击后,溟苍就赶了回来,然后带着秋绮往距离较近的无量宗赶过来。

    现在溟苍正给秋绮治疗。

    溟苍既然在里面,现在情况不明,他们在外面焦急也没用。

    “初筝师妹,你你怎么在这里”等事情说完,有人看见初筝,表情变了变。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初筝平静无波的反问。

    “你不是”

    被那奇怪的人抓走了吗

    溟苍回来后,没人告诉溟苍,初筝被带走了。

    溟苍当时担心秋绮,也没多待,所以根本就没人说过初筝的事。

    此时突然看见初筝,这群人猛地反应过来,大部分人开始心虚。

    当时他们气愤初筝不救秋绮,也气愤她说出那样的话,让大家都难堪。

    “怎么回事”三长老皱眉询问。

    初筝先出声“我被人抓走了,看样子是他们没说,现在看我没死,惊讶罢了。”

    三长老视线扫向对面的弟子。

    “三长老,当时我们被袭击都没回过神来,当时很混乱,我们也没注意初筝师妹不见了”

    他们各自使个眼色。

    此时这情况,只能这样了。

    总不能说是他们没告诉溟苍仙尊,初筝师妹被人抓走了吧

    反正是她见死不救在先。

    “是三长老,我们当时都担心秋绮师妹,没有注意到初筝师妹”

    有第一个就有第二个。

    很快几乎所有人都附和。

    没说话的人也站在后面,低着头,一声不吭。

    “你被什么东西抓走了”三长老问初筝。

    “一个人奇怪的人,他当时袭击了我们,杀了我们好几个弟子。”有人弟子抢答。

    “那人太奇怪了,我们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要不是溟苍仙尊回来,他突然跑了,恐怕我们”

    说到最后,他们反而还委屈上了。

    “不管你们怎么说,你们都没有将我被抓的事告诉溟苍,这是事实。”

    “我们都说了,因为情况太紧急,初筝师妹你不是也没事吗何必揪着不放秋绮师妹现在还生死不知呢。”

    初筝打断对方“那要是被抓的是秋绮呢”

    “”

    院子忽地安静下来。

    初筝也不客气,直接问三长老“三长老觉得此事如此处理”

    她现在既然还是万极宗的人,那就按万极宗的规矩来。

    同门师妹被抓走,竟没一个人告诉溟苍仙尊。

    一个人可能是忘了,但一群人怎么可能是忘了

    这事是很严重的。

    三长老已经弄清楚全部,皱着眉道“按规矩办,回去后所有弟子惩戒堂领罚。”

    众人“”

    有人怨恨的瞪初筝一眼。

    仿佛是在指责她明明没事,却还要找事。

    初筝丝毫不惧地看回去。

    她又没错,怕什么。

    大佬有什么好怕的

    三长老处理好事,让大部分弟子先散了,别挤在这里。

    三长老看一眼初筝,问她“初筝,抓你的那人是什么人”

    “不知道。”

    初筝说自己半路跑了,不知道那人什么来头。

    三长老“”

    三长老此时才注意到重棠似的“你这孩子哪里来的”

    “捡的。”初筝言简意赅,“看他一个人,就带着,三长老还有什么问题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