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玄幻小说 > 都市之君临天下 > 第二十三章 诺兰
    屋子里明亮的灯光之下,站着一群惶恐不安的人。

    这个世界是律的,有谁见到过这么凶悍的场景?

    一言不合,直接杀人,这是在拍电影吗?

    狠人他们见过,陈苍河就是。

    陨落在他手中的人命,绝对超过两位数。

    但这位狠人的狠辣和眼前的楚云相比,完全不值一提!

    眼前这位是典型的人狠话不多!

    “三爷死了,我们该怎么办?”

    惶恐的人群之中,突然有一个壮汉茫然自问。

    陈苍河,苍山陈氏第二代之中排行老三,他们这些属下以一声‘爷’来称呼他。

    平日里,他们只会执行陈苍河的命令,现在这发号施令的瓢把子死了,众人都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了。

    “撤!不要回苍山了!”

    有人反应了过来,他扔下这话,拔腿就跑。

    “你们当此地是什么地方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问过本座的意见了么?”

    就在那人要走出这屋子的时候,楚云冰冷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中。

    即将跨过门槛的脚,突然停下,像是被施了定身法一样。

    “你不要太过分了,苍山陈氏,可不是一般人……”

    他尝试威胁楚云,但话还没有说完,一道破空声传入他的耳中,接着整个人直挺挺的倒在地上抽搐,鲜血混着脑浆洒落一地,直接被杀!

    人群寂静。

    面对这样一个狠人,多说一个字都有生命危险,保持缄默,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啪嗒……啪嗒……

    突然,有一阵滴水声在寂静的屋子之中响起。

    有一位打手抑制不住自己内心之中的恐惧,导致生理机能失调,尿了裤子。

    楚云微微皱眉,尿骚味和屋子里的血腥味夹杂在一起,很难闻。

    众人见到他脸上的神态,又有几个被吓尿。

    先天高手陈苍河,被一招秒杀。

    有人多说一句话,被直接格杀。

    现在这位不高兴了,会不会把他们全部斩杀?

    没有人想过,跟着苍山陈氏陈苍河混,会有生命危险,以至于现在面对这种情况,谁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恐惧越来越浓,尿骚味越来越重,几乎快掩盖了鲜血的腥臭。

    “把屋子清理干净,尸体给我带走!”

    这番话,犹如天籁之音,让屋内的众人纷纷放下心来。

    他们纷纷执行着楚云的命令,有人负责拖地、有人负责打理尸体,还有人在跟着一起打混,尽可能的让自己显得不那么闲。

    没一会儿,房间被打扫得干干净净,他们抬着尸体,慌慌张张的离开了楚云的屋子。

    ……

    竹园小区,a栋大门口。

    黑压压的一群人从a栋里走了出来,神色慌张的招呼着那些守在a栋周围,不让居民靠近的人离开小区。

    来时十三辆车,在竹园小区的停留时间不超过十分钟,又一溜烟的驶出了竹园小区。

    刚驶出竹园小区,有一位身着旗袍,面容倾城的绝美女子站在马路中间,在她身后一步距离,还有一位中年男子双手环抱着一把长剑,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绝美女子,正是从陈家赶来此地的那位,她叫诺兰,承影剑派圣女,绰号疯子。

    在她身后的中年,姓陈,名青宇。陈家守护神,陈青藤堂弟,承影剑派剑奴。

    打头的奔驰s600,没有丝毫停下之意,疾驰向站在马路中间的两人。

    车辆行至两人面前,诺兰藕臂轻晃,陈青宇怀中宝剑出窍,竖直劈下。

    咔嚓……

    疾驰的车,被锋利剑气劈成两半,后续冲撞力犹如水流,自动朝两边分开。

    车毁,人亡。

    嘎吱……

    一连串的刹车声响传来,后方疾驰的车辆,在柏油路上急忙刹住。

    “你是什么人?胆敢拦路杀人,不怕苍山陈氏找你们麻烦?”

    从后续车辆走下来的人,有人大声训斥诺兰。

    “咻……”

    一道剑芒破空,说话之人的身体,直接被劈成两半。

    “苍山陈氏?算什么东西!”

    讥讽声,从诺兰的口中说出来,她的话,震慑得周围的人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陈苍河的这群手下,被眼前这一幕给吓傻了。

    今天出门是没看黄历吗?

    竹园小区那位是个狠人,刚从里面逃出来,又遇到了一尊狠人!

    流年不利!

    陈苍河的这群手下,一晚上受到两次惊吓,没人敢再胡言乱语,一个个立正站好,大气不都敢喘。

    “楚云死了?”

    在这群人沉默之际,诺兰那如黄鹂一般的声音传入众人的耳中。

    轻声的询问,却让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没有!”

    有人给出了回答,接着,他突然跪在了地上,带着哭腔,说道“他没死,我们三爷死了。姑奶奶,我们只是一群狗腿子,我们的命,都是贱命,值不得您出手,还请姑奶奶饶命!”

    以往跟着陈苍河混,只有别人向他们求饶的份。

    今日情况反转,一晚上遇到两位至少是先天境界的狠人,这快让他们崩溃了!

    诺兰诧异道“噢?陈苍河这废物好歹也是先天,竟然死了?”

    “是的!三爷被那人一招秒杀!”

    “有点意思。”

    诺兰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右手中的长剑往高空一抛,斜刺里插入陈青宇捧着的剑鞘之中。

    高跟鞋的声音和柏油路面接触,发出‘咯噔咯噔’的声响。

    陈苍河的一群手下一个个跪在地上,一言不发。

    直到高跟鞋的声音消失在他们的眼前,所有人又才狼狈上车,驶离此地。

    ……

    “她……她是魔鬼吗?”

    路边,冷枫正坐在一辆奥迪a4里,他脖子上还挂着一副望远镜,满脸惊恐的问道。

    诺兰一剑把汽车斩成两半的一幕,被她看了个清清楚楚。

    后来一剑把一人劈成两半,同样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眼前这一幕,让冷枫这二十多年的三观都被今日所见给颠覆了。

    “冷少,她是先天高手!咱们……咱们还要监视苍山陈氏吗?”

    在驾驶位上的旋风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同为武者,在普通人面前,他是绝对的强者,但是和刚刚那我漂亮的女子相比,自己就是个弟弟!

    冷枫闻言,连忙命令道“别特么管苍山陈氏了,赶紧跟上她,去小区里面!”

    ……

    在冷枫他们的车辆驶入小区之后,在路边停着的一辆比亚迪唐也发动了汽车,跟着进入了小区。

    “还特么是人吗?太恐怖了吧!”

    车内,一个青年心有余悸,一边拍着自己的胸口,一边好奇这普通的竹园小区内,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

    在他们进入小区之后,又有一辆破破烂烂的喷着‘维修补胎’车漆的车辆驶入了小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