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玄幻小说 > 都市之君临天下 > 第二十六章 抬着病人来求医
    楚云站到了一旁,闭目养神,依旧运行着自己的练气真解。

    一旁的诺兰在陈青宇的搀扶之下,带着自己的承影,踉踉跄跄的离开了竹园小区。

    冷家、吴家和欧家驶入竹园小区的车辆,也跟在诺兰她们的身后返回。

    今夜所见,于他们而言,无疑颠覆了他们的三观。

    他们见到了苍山陈氏败退,见到了一倾城女子一剑劈开车辆,也见到了这位犹如谪仙子一样的存在,在楚云的面前败北,差点死在此地。

    临江来了一条过江龙,这位来自于利剑的楚云,或许,将会在临江掀起一场大风暴!

    ……

    由临江总衙带领的队伍,在抵达五楼之后,发现屋子里没有什么人,在一番搜寻之后,发现厕所里有轻微的血腥味,总捕头不由得勃然变色。ii

    难不成,他们来晚了一步,人已经被杀了,尸体已经被处理了?

    “所有人,跟我走!”

    总捕头勃然大怒,临江郡郡守亲自下令保护楚云,现在人没有找到,反倒是在厕所里闻到了血腥味,期间发生了什么,稍微一猜,他们就能清楚!

    在离开这屋子的时候,临江衙门总捕头拿出手机,连忙向上面汇报情况。

    电话那头,临江郡守正在湖畔豪庭的一号别墅里和周宏在交谈。

    接到临江总捕头的汇报之后,临江郡守一脸歉意的对周宏说道“周郡守,实在是抱歉,你要保护的人,可能已经遇害了。”

    “该死!”

    周宏愤怒挥拳,狠狠砸在墙壁上,拳头都砸破了皮。ii

    “怎么办?老周,现在怎么办?那个贱种死了,我们家晓霜该怎么办?”

    董德惠嚎啕大哭,看着独女那头疼的模样,她的心也跟着碎了。

    “杨郡守,真的确定已经那楚云已经遇害了吗?”

    周宏不甘心,解铃还须系铃人,若是楚云死了,自己的女儿也得跟着死!

    “他们在屋内找到了血腥味,但是现场已经被处理干净了。”

    临江郡守杨德光神情凝重说道“周郡守,你也知道这些武者是怎样的一群人,他们要出手杀一个人,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顾虑。”

    周宏又何尝不知道这一点?

    正是因为深知这一点,他才向临江郡守打了电话求助,却没有想到,杨厚德派过去的人,还是晚了一些,没能保住楚云!ii

    “见到尸体了吗?没有见到尸体,说不定还有机会!”

    董德惠突然插嘴,她的眼眶红肿,伤心之余,脑袋依旧保持着清醒。

    楚云戳瞎苍山陈氏嫡系成员陈明月的双眼,苍山陈氏找不到刺杀陈明月的凶手,拿楚云出气是必然的。

    以苍山陈氏的行事作风,他们极有可能会把楚云带到陈明月的灵堂前杀死,既然没有见到楚云的尸体,说不定他现在还有那么一丝活着的可能!

    就在两人交谈之间,杨德光的电话再一次响起,接通电话没一会儿,他就直接挂断。

    接着,他满脸歉意的对周宏夫妇说道“我这属下办事不利,没有弄清楚情况。现在人已经找到了,安然无恙!”ii

    周宏闻言,连忙问道“人在哪里?”

    “就在竹园小区。”

    “带上晓霜,我们去小区!”

    周宏连忙让人备车,他不是傻子,在苍山陈氏带人去寻仇的情况下,楚云依旧安然无恙的活着,仅从这方面来看,就透露出了许多信息。

    连苍山陈氏都拿他没有办法,他们又能拿他怎么样?

    ……

    竹园小区,a栋一楼的大门口。

    竹园衙门捕头跟在总捕头的身后,正是他指出了楚云的身份。

    他和楚云其实有一面之缘,之前赵飞在王蔚燃那边闹事,他就见过楚云,只是刚刚天色太黑,加上他们急于保护楚云,才忽略了就在一楼的他。ii

    “楚十夫长,我是临江总捕头孙万山,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临江总捕头的伸出手,微笑着看着楚云。

    楚云和他握了一下,淡漠道“找我的?”

    孙万山点了点头,“得知你这边遇到危险,我们奉命前来保护你。”

    楚云闻言,笑道“谢谢你们,现在危险已经解决了。”

    “不愧是从利剑出来的十夫长,应付危机,淡定自如。”

    孙万山捧了一下楚云,又道“实不相瞒,我们这次除了奉命保护你之外,还有一件事情想请楚十夫长帮忙。”

    “但说无妨。”

    “沧澜郡守之女周晓霜如今正被头疼怪病折磨,听闻楚十夫长医术了得,还请楚十夫长移步,帮忙看看。”ii

    孙万山说得很委婉,但话里刻意提到‘周晓霜’这个名字,却是把自己真正的目的给表达了出来。

    可惜,楚云根本就没有听说过‘周晓霜’这个名字,更不知道‘周晓霜’就是他在苏富比留下禁制那人。

    “孙总捕言重了。在下哪懂什么医术。”

    听到这话,孙万山微微皱眉,这楚云是给脸不要脸吧?

    “楚十夫长,那周晓霜曾在苏富比和你发生过拍卖争执,临江圣手林景鸿说,解铃还须系铃人,还请楚十夫长大人大量,莫要和那任性孩子一般见识。”

    孙万山这么一说,楚云倒是明白了过来。

    “是她啊?”

    楚云笑了笑,道“本座出手治病,只看心情。她的病,我束手无策,见谅!”ii

    你特么不是不会看病么?现在说自己束手无策?

    孙万山腹诽,他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变得冷峻了一些,说道“楚十夫长,你待在利剑,就应该知道利剑职责。利剑除了保卫边疆之外,还负责出手监视天下武者,但凡是扰乱社会正常秩序的武者,利剑有权出手直接镇压。”

    微微一顿,孙万山的声音冷了几分,道“楚十夫长应该很清楚这些吧?”

    楚云闻言,脸上笑容渐渐消失,说道“我自然清楚。不过凡事总讲几个证据,孙总捕,你身为临江衙门系统的一号,应该很清楚这些吧?”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孙万山又怎么听不出来?

    “哈哈,楚十夫长,你莫要以为你所做的一切,真的了无痕迹!利剑要调查一个人,任何蛛丝马迹都逃不过他们的观察!”ii

    他怒极而笑,但眼神深处,却是写上了一丝忌惮。

    他不会以自己的衙门去压制楚云,这没用。

    他既然是利剑的人,抬出利剑来震慑他,就不信他不会忌惮!

    利剑的成立,就是为了监视这些手段诡异的武者,他们害人于无形,让人找不到证据,始终逍遥法外。

    利剑成立之后,有一支精锐专程处理这些事情。

    在临江,就有一支精锐小队驻扎,若楚云真不救人,他不介意通知那精锐小队的人前来处理这事!

    “那就让他们来查好了。”

    楚云满不在乎的耸了耸肩,转身就走。

    看着楚云离开的背影,孙万山的拳头捏得死死的,低声道“侠以武犯禁,这些扰乱正常秩序的武者,就该全部关押起来!”ii

    发泄了一通之后,孙万山又道“李副总捕,你先带人回去,我去找他聊聊。”

    下达命令之后,孙万山跟在楚云的身后,一前一后进入了电梯。

    楚云看了孙万山一眼,没说话,闭目养神。

    “楚云,你要怎么才肯去救人?她是在拍卖场上和你过意不去,你也没有必要取人家的性命吧?”

    两个人相处,孙万山的说话也没有那么隐晦了。

    见楚云闭目养神不说话,孙万山又道“那小姑娘只是任性了一些,但也是你们出言不对在先啊。人家拍一幅画,你们没事讽刺人家做什么?拍卖场上为商品叫价,合情合理,你竟然在人家的身上留下手段,你这么做,简直违背了利剑的原则!”ii

    楚云睁开眼睛,看了孙万山一眼,道“孙总捕,利剑的原则,不是我的原则。”

    孙万山愣了愣,听他这口气,全然没有把利剑放在心上啊!

    “若是你们万夫长听到这话,他得有多心寒!”

    “就是岳腾云在这里,我也说这话。”

    电梯抵达五楼,楚云看了一眼孙万山,道“孙总捕,我到了,就不请你进去坐了,告辞!”

    这一次,孙万山没再跟上去,他走出电梯,拨打了一个电话,把楚云不愿意救人的事情汇报了一遍。

    没多久,一辆加长的劳斯莱斯和一辆奥迪a6驶入小区,奥迪上面,走下来四个身着白衬衣黑西裤的保镖,他们小跑到劳斯莱斯面前,抬着被放在担架上的人,走到电梯口,收起担架,搀扶着周晓霜走进了电梯。

    劳斯莱斯中,周宏、董德惠和临江郡守杨德光齐齐下车,也跟着一起进去。

    电梯口,孙万山早已经在等候,见到杨德光,他又向杨德光汇报了一下楚云的态度。

    “哎!”

    周宏和董德惠听到这些话,不由得看了一眼被保镖搀扶的周晓霜,事情已经明朗,到了现在,夫妇只奢望楚云能救治周晓霜,而不再奢望报仇的事情。

    以临江郡守杨德光的情报系统,苍山陈家的人赶来竹园小区之后所发生的事情,已经被他给知晓。

    那可是苍山陈家!

    炎夏鼎鼎大名的陈氏太极就是这个家族传出去的。

    苍山陈家第二代之中的嫡系陈苍河,身为先天高手,被楚云一招击杀,这件事情,足以震慑他们,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