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女生小说 > 今天也没变成玩偶呢 > 第1346章 刹那间
    两人算是彻底和好了。

    甜甜蜜蜜在一起说了会儿话,傅妙雪便要去上钢琴课了,走之前给杜来抛了个媚眼,说会送他一个惊喜。

    杜来在金笼子里过了两天“狗”日子,很快等到了她所谓的惊喜。

    一场大火……

    起初听见外面吵吵囔囔,纷杂的脚步声在走廊回响,紧接着一个穿着佣人服装的女人跑进来,打开笼子催促道“我们快走!”

    杜来见傅妙雪打扮成这样,有些目瞪口呆,跟她一出门,瞧见外面浓烟滚滚,越发说不出话来!

    傅妙雪拽着他的手腕往大门方向跑,语气激动又雀跃“我都安排好了!他们以为我被火困在三楼,差不多都过去找我了,还有我爷爷的藏宝库,里面的东西也需要转移,现在外门没人看着,是我们出去的最佳时机!”

    杜来愕然“你,你烧了你爷爷的藏宝库?!”

    “对呀,不然怎么能把所有保镖都吸引过去?”傅妙雪跑得欢快,丝毫没有感到任何负疚,“快跑、快跑!哈哈~我们要自由啦!”

    杜来“……”

    来得太容易,也太顺利,不过傅妙雪做事总是出人意料,所以好像也不是太难接受。

    他的手还被她紧紧握在手里。

    看着她奔跑的侧脸,杜来慢慢找到一些真实感,虽然很不可思议,但是……他好像,真的可以带她走了。

    她都放火了,他还犹豫什么?

    杜来深深吸气,用力握住傅妙雪的手,突然加快了步伐!他原本跟在她身后跑,现在拉着她冲到前面!

    外面停着几辆敞篷汽车,杜来腾地抱起傅妙雪,将她放进副驾座,自己跳进车里,飞快发动引擎,直接朝庄园外围驶离!

    傅妙雪乐疯了,在车上兴奋得快要跳起来,几乎载歌载舞“哇哈哈哈哈哈我解放啦!!!”

    他们驶过缭绕花圃,驶过辽阔草坪,眼看电动门闸缓缓升起,外面是笔直的林荫大道,杜来觉得这简直就是电影里的情节。

    通常男主角带着女主角远走高飞,车后面会跟着一长串追他们的人。

    杜来从后视镜里朝后面望了望,只有滚滚浓烟升起,没一个人追来。

    顺利得不可思议。

    偌大庄园,守卫森严,几百名保安,竟没一人发现他们俩离开,这已经算得上反常了。

    杜来不禁又想,会不会傅利生故意配合自己孙女做了一场戏?……没有答案,毕竟他也不可能返回去问对方,只能直直盯着前方,义无反顾的,继续行驶下去。

    “杜来。”傅妙雪侧头看他,长发被风吹得放肆飞舞,眼里带着笑,“你会不会后悔?我爷爷可是傅利生。”

    杜来用余光看她一眼,说“闭嘴。”

    “喂!你这是什么态度!”傅妙雪立即瞪他,“别以为没了我爷爷,你就能欺负我!我告诉你,不可能!……唔!……”

    杜来单手搂过她的脖子,扭头封住她的唇,不再听她唧唧歪歪。

    阳光照耀着白色大路,红色敞篷汽车似风驶过,路还很长,他们的路也还很长,很长……

    ……

    ……

    杜来带着傅妙雪不敢回家,好在几个小孩都安顿好了,会自己照顾自己,他索性带着傅妙雪离开原来的城市。

    狐朋狗友结识的多,给傅妙雪换个假身份不是难事,东躲西藏一阵子后,见傅家始终没什么反应,两人便安安心心在外面玩,权当蜜月旅行了。

    这次蜜月有点久,不知不觉到了冬天,欧洲城镇的街边白雪皑皑,偶尔飞落几只鸽子围绕游客身边觅食。

    傅妙雪看见路边停着一辆粉色冰激凌车,亲亲热热推了把杜来“我想吃冰激凌!”

    杜来“神经,这么冷的天吃什么冰激凌。”

    “你到底去不去嘛!”傅妙雪不高兴的撅嘴。

    “真是麻烦。”抱怨归抱怨,他还是往冰激凌车那边去了,混在一群孩子里排队。

    傅妙雪心里甜滋滋的,高高举起手,正想告诉他自己想要香草味,就见马路对面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

    她脸色微变,整个人立刻僵住。

    “小姐。”乔娜一身黑衣,面无表情注视她,声音很轻,却足以让她听见,“傅先生让我转告你,现在回去,还来得及。”

    傅妙雪白着脸摇头。

    “小姐,你真的不回去了吗?”

    傅妙雪紧咬着唇,仍是死命的摇头。

    “妙雪!你要什么口味的?”

    杜来的声音突然传来,傅妙雪吓了一跳,慌忙望去,看见杜来举着一白一粉两个冰激凌跑回来。

    “怎么了?脸色这么差,冷吗?”杜来皱眉,“早就说了,大冷天别吃冰激凌,算了,这两个都是我的。”

    傅妙雪心中慌乱,目光瞟过街头,却发现乔娜不见了。

    走了吗?

    她回神,看着杜来左一口右一口的吃冰激凌。

    “别吃我的!”她赶紧抢过来一个。

    杜来笑笑,单手揽住她的肩,一边吃冰激凌一边往前溜达,浑然不知刚才发生了什么。

    过了几天,傅妙雪和杜来回国,看见一则新闻——傅家发生大火,傅家千金遇难丧生。

    她看着新闻里的文字与模糊配图,很久,很久……

    她知道,这次,她是真的自由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