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女配十八式 > 第1363章 抱紧宦官的大腿(38)
    a []

    江子兮刹那间明白了什么,周身的防备悉数卸下,眸子微微弯起,轻轻的‘嗯’了一声,便彻底睡了过去。

    她太累了。

    ……

    江子兮是次日醒过来的,彼时叛乱已经被镇压了下来,宇文大人不知所踪,清议儒士们则悉数被抓。

    皇上却并没有准备动清议儒士们,甚至还有想放过他们的念头。

    魏民等人经历一番生死之后,对外戚大臣和儒士们没有半点好感,于是一行人终日跪在前殿,希望皇上处死清议儒士们。

    各大书院没有参与谋反的上千儒士们则终日跪在皇宫门前,上书请求皇上开恩,百姓们感慨不已,加之对儒士们的敬重,所以许多也一起跪着。

    两者之间展开拉锯战,一时间整个皇城局势大乱。

    而宫里唯一一个没有参与拉锯战的宦官,只有王权一人。

    “哎哟,我说姑娘你终于是醒了……”小蔡推开门,见江子兮醒了心头的石头终于落下了。

    小蔡将粥端起来到江子兮的跟前

    “姑娘,你知道你睡了多少天吗?”

    他比起手指头,后怕不已

    “三天,整整三天,我们还以为你都醒不过来了呢。”

    要是江子兮再不醒,王权怕是会将太医院给砸了。

    这些日子的王权,比任何时候的他都要可怕。

    小蔡也说不上到底是哪里更可怕,但王权生气的时候,确实是与以往不同了,他周身散发出来的气息,比以往更加阴沉也更加冷漠。

    宛若……宛若地狱里走出来的鬼差。

    江子兮想伸手揉一下疼痛昏厥的脑袋,却发现自己浑身上下被包得跟个粽子一样

    “都是小伤,不碍事的。”

    小蔡嘴角一抽。

    这还算是小伤?

    难不成在江子兮眼中,只要不死的就都是小伤?

    小蔡很快将江子兮醒过来的消息告诉了王权,不到半盏茶的功夫,江子兮就见到了江子兮。

    他焦急担心的推开门,待看到江子兮却是醒过来了,先是一喜,转而板着脸,慢慢走进去说道

    “醒了?”

    他对江子兮之前所做的一切十分不满。

    她怎么能让自己陷入那样的险境呢?!

    一旁的小蔡抖了抖,生怕王权又生气,于是立马说道

    “子兮姑娘才刚醒,公公莫要跟她计较……”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气氛更加尴尬。

    “公公……我饿了……”江子兮缓缓的说道。

    她是真的饿了。

    饿得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不仅饿,还渴得厉害。

    听着江子兮有些沙哑的声音,王权的心瞬间软了下来,示意小蔡先下去,这才叹了口气,拿起桌上的粥走到江子兮床边,轻轻的扶起江子兮

    “知道饿了?下一次还敢不敢不顾性命了?”

    江子兮立马摇头

    “不敢了,以后绝对不会再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了。”

    王权听出了敷衍,还想说些什么,但见江子兮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碗里的粥,只得叹了口气,慢慢的将一碗粥悉数喂给了江子兮

    “身上疼吗?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江子兮摇头。

    喂完粥,王权转身放碗的时候,手肘不小心碰到江子兮腿上的伤。

    “嘶……”江子兮疼得一抽搐,被包扎得如同木偶人一样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前一仰。

    王权眼疾手快的扶住江子兮,江子兮顺势靠在他的肩头,面色瞬间白了,她死咬着牙

    “公公,能不能帮我把耳环取下来。”

    王权以为江子兮带着耳环不舒服,快速取下耳环准备放在桌上,可他刚取下耳环,耳坠就被江子兮给咬住了。

    江子兮咬开耳坠,将耳坠里面的止疼药丸咬进嘴里,又将耳坠合上,吐了出来。

    做完这一切,她再次无力的靠上王权的肩膀,静静的等待着剧痛的减缓。

    王权看到这一幕虽然有些惊讶,却并没有太多反应,反而是江子兮依赖性的靠近叫他耳尖微微泛红。

    他下巴轻轻的蹭了蹭江子兮的头发

    “子兮,我们逃出宫吧。”

    宫里云诡波谲,他早已被卷入斗争中,想要保住性命难上加难。

    既然如此,还不如交出权利趁早离开。

    江子兮睁开眼睛,逃出宫?

    这……王权是原主选定的大腿,但如果离开了皇宫,那他还算不算大腿?

    江子兮抬眸对上王权的眸子,见他已经坚定了出宫的想法,便也没说什么,只点了点头

    “好。”

    能活着就是大腿……吧。

    次日王权就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同皇上请示告老回乡,但皇上怎么可能会同意?

    王权可是现在宦官里面唯一一个支持清议儒士们的人,他若离开了,谁来替他挡枪?

    王权似乎明白了什么,于是在三日内说服宦官们……准确来说是以他的权势全力打压了宦官们之后,硬是将清议儒士们都放了出来。

    外戚大臣们受到重创,宦官们又被王权给打压了,此时就只有清议儒士们还稍微有点威望。

    三权分立的局面不复存在,可王权却权势逼人,留下他只能是个祸害,皇上权衡之后,同意了王权的请求。

    得知江子兮要离开了,江小梅犹豫了许久,还是决定与江子兮告个别,她依旧高傲的抬着头,但话语中却充满了沧桑

    “没想到我们之间,最先逃离这个地方的人竟是你。”

    她没有了之前的傲气,也失去了奋发向上的生机,她或许意识到后宫不是她应该待的地方,却再也离开不了了。

    江子兮身上的伤并没有好,但勉强能下地走动,她给江小梅倒了杯茶水

    “小梅,你若是想离开的话,其实也不是没有可能……”

    皇上不喜欢江小梅,反而觉得她是累赘,若是她自己心甘情愿离开的话,皇上是绝对不会阻扰的。

    只是需要一个台阶。

    王权就可以是那个台阶。

    江小梅神情慌乱了一刻,快速的摇了摇头

    “不行,我怎么可以离开?这世上哪里还有我的容身之所?”

    她在宫里虽然过得不好,但好歹是个主子,吃穿不愁,若是离开了皇宫,她什么都做不了,没有人敢要她,她也养活不了自己。

    她不敢想象那样的日子,也不敢踏出现在安逸的日子。

    江子兮抿唇。

    不管是什么时候,放弃江小梅的人,都是她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