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简而言之我爱你 > part659:美好的夜晚
    晚上八点,简言许箴抵达清水湖区的楼房,许箴毫不客气地把书包往沙发上一丢,窜进卫生间解决生理问题。

    简言进厨房煮饭做菜,听到脚步声,很自然招呼,“过来洗金针菇,我挑虾线,等会儿先煮汤。”

    许箴很听话地走过去,翻开袋子拿过一个番茄,一边到洗漱台洗一边说“我饿了,吃个番茄。”

    简言转头看她,“有饼干,可以先吃一个。”

    许箴一口咬上番茄,模糊不清道“不,吃个番茄就可以了。”

    许箴不是任性不懂事的女生,简言闻言也不再说什么,手下的动作更加迅速了一点。

    许箴吃完一个番茄,感觉精神好了一些,站到洗漱台边一边跟简言聊天一边帮忙打下手。

    半个多小时,两菜一汤就端出餐桌,中午吃到现在,又辗转奔波这么久,许箴早已饥肠辘辘,看着这些香喷喷的饭菜忍不住咽口水。

    简言失笑,“吃吧,就我们两个,别矜持了。”

    许箴毫不犹豫动筷子,酸酸甜甜的鸡蛋入口,就有一种好似刚才的饿都被这个鸡蛋给抚平了,下箸如飞,连话都顾不上。

    简言无奈嘱咐“别急,吃太快很容易饱的,这么多菜呢,慢慢吃。”

    许箴看着桌子上的大虾跟金针菇扇贝汤,默默地放慢动作,这么多菜,又没人跟我抢,那我还是慢慢吃吧。

    “明天想去哪儿?我两天假,可以陪你玩一下附近的景点。”

    市作为一个经济发展不错的城市,不管自然景点还是后来景点都不算少,每到假期慕名而来的游客挺多的,许箴闻言也有点儿心动,“你想去哪儿?”

    简言想了想,问想不想去爬山,明天七夕,应该挺多人去安湘寺求神拜佛。

    许箴毫不犹豫点头“嗯嗯,明天我们去爬山,在家呆了几天,我觉得都有小肚子了。”

    简言略无语地看她,就你这小身板还小肚子,一模一把骨头,夹一筷子金针菇到她碗里,“赶紧吃。”

    两个人的晚餐,轻松自在又无忧无虑,许箴吃得很是满足,最后饱得靠着椅背揉肚子,“好饱,还想喝水。”

    简言看着她一脸餍足又无比渴望的模样,嘱咐太饱等一下再喝,不然肚子会疼,别急。

    许箴坐直身子,八卦“对了,听说阿日被他妈弄去相亲了是不是?”

    简言笑了一下,跟她分享最近的八卦,“嗯,加了一个女生,在聊着。”

    许箴睁大眼睛,不可思议说“原来是真的,还以为只是说笑呢,他居然会答应,研究生都还没有毕业,要不要这么急?”

    简言似笑非笑地看她,提醒“说这句的时候先想一想自己,不然会被打脸打得脸肿。”

    许箴瞬间闭嘴,然后小声地辩解“不是,我们不一样,就是他……不是自己找,相亲不用这么早吧,才还是24了?又没有毕业。”

    “24了,比我大一岁多。”

    许箴忽然感慨,我们读书这么早啊,然后回归正题“不是,男生不用这么早啊,30岁结婚都不算迟,他妈妈有点赶了吧。”

    简言很扎心“相亲不一定就能成,成了也不一定会结婚,所以……”不言而喻了。

    许箴安静,静默了几秒后叹气“你这个话,我告诉阿日你会打的。”

    “他打不过我。”

    许箴被噎了,无力又无奈地看他。

    简言纯良无害地看她,跟夹着尾巴的大灰狼无异。

    休息了十分钟左右,两人一起收拾餐桌,然后一人洗碗筷,一人上楼洗漱,十点(22:00)后两人干干净净地躺到床上。

    许箴抱着枕头趴着看身边的人,眼睛闪亮亮地建议“我们看电影好不好?还没有困。”

    简言起身拿过桌子上的笔记本,问她想看什么。

    许箴皱着眉头思考,过了好一会儿才说出一个很老的外国片子,“这个很好看的,不过这么久没看过,有些忘了。”

    简言早两年就跟她看过这个电影,闻言也没有说什么,只是上网查找,点击播放,把电脑放一边,把人抱起来坐好,一边吃豆腐一边看电影。

    许箴被他的手弄得浑身发烫,害羞地把人推开,故意板着脸严肃教育“别动手动脚,好好看电影,做事要一心一意。”

    “我现在只想三心二意。”简言在心里默默接话,不过表面上倒什么都没有说,看向电脑,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

    许箴狐疑地看了一下,把视线转回电脑屏幕上,就是心里有些打鼓,几天不见,一回来就连抱都不让抱,他会不会觉得我都不想他啊?真的都不理我了吗?

    简言用余光瞥见小娇妻惴惴不安的模样有些好笑,继续从容淡定地看电影。

    许箴在心里纠结了两分钟,假装淡定地往旁边挪一下,抱着某人的胳膊分开他的注意力“这个电影很好看是不是?我们看一部就睡觉。”

    简言忍不住笑了起来,垂着的手环上她的腰肢,温声细语“好,都听你的。”

    许箴闻言,乖巧地靠着他的肩膀看起来。

    这个城市的其他地方,沈清岚看着手机信息,对身边的人道“小妹来市了。”

    简书昊没多大的感觉,随意道“那很好啊,阿言会照顾她,明天一起回家吃饭。”

    沈清岚翻白眼,“明天七夕,人家小年轻会想跟你两个老家伙过,别碍眼。”

    简书昊一口气噎在喉咙里,不都说男人四十一枝花,女人四十风韵十足,怎么就老家伙了。

    沈清岚笑眯眯嘱咐“先别打扰他们两个,等工作日了再跟他们说一下,阿言没多少天就要去学校了,后面会在家里的。”

    简书昊点头同意“好,明天七夕了啊,正好周末,我们去看电影吃饭好不好?”

    沈清岚笑眯眯看他,语气轻佻“小哥,还想约我呢。”

    简书昊挑眉看她,从善如流“能约到这位女士共进晚餐是我的荣幸。”

    沈清岚笑着打他,两个人倒在床上。

    另一边,许家临从回家后知道许箴的行踪就一直黑着脸,后来看到沈清岚回复的信息,脸更是黑得像是锅底一样,看得陆婉柔都想把人赶出去了。

    “他们已经结婚了!明天七夕,不跟对象过,留在家跟我们大眼瞪小眼呢。”

    许家临委屈巴巴地看她,“不是不让她去,提前说一声啊,领证一声不吭,现在回去也一声不吭了。”

    陆婉柔安静下来,有点儿心虚地摸摸鼻子,这女儿离家,一大半的责任在这里,又不是半路就问她,女儿肯定是先回家的。

    许家临叹气,黯然神伤地感叹“这样以后是不是有什么事都不跟我们说了。”

    陆婉柔看到丈夫这样心里也不好意思,冷静地转移话题“明天七夕,你又不用上班,没什么表示?”

    许家临很上道,认真诚恳地问“你想要什么?”

    陆婉柔用无可救药的表情看他,语气很愤懑“这么多年了,你自己就不会表示表示?”

    许家临一脸正直“我表示了,你不喜欢,所以问你没错。”

    陆婉柔垮下脸,觉得自己还是不要期待了。

    所以说呢,文科生的简爸爸跟理科生许爸爸是有质的区别。

    一个多小时的电影下来,时间差不多是零点,简言许箴上浴室做睡前洗漱,等上床的时候手机时间正好显示00:00。

    简言许箴异口同声对对方说一句“七夕快乐”,然后笑着亲吻,温柔缠绵又缱绻暧|昧,空气一下子变成了粉红色。

    某个地方被触及,原本意乱情迷的许箴一下子睁开眼睛,抓住某人作乱的手,声音有些颤抖,“别~”

    简言感觉到她的不安与紧张,低头温柔地吻她,轻声安抚“别怕,这次不会疼的,乖~”

    话是这样说,当两人负距离接触的时候许箴还是想逃,谁说只有第一次疼的,打他!

    简言看着女友可怜兮兮的小脸,不禁在心里思考自己技术是不是真的这么菜,怎么还这么难受?不过这时候已经没多少精神思考,只能把动作放得更轻。

    许箴睁开眼看到男友隐忍的表情,心里也不舍,伸手环住他的脖子,善解人意地开口“没事,不用这样。”

    紧绷的弦一下子断掉,简言动作变得用力快速起来,瞬间把许箴的思绪撞出天外,连后悔都没有时间。

    月初的弯月一点点往西,直至把皎洁的月光落在窗前,简言透过月光看着怀里累得睡过去的人,脸上满是餍足的神色,怜惜又不带一丝地亲亲她的头顶,抱着人进浴室洗漱。

    温热的水漫过身子,许箴舒服地叹口气,下意识地把身子往下滑。

    柔软的身子在身上滑过,简言感觉到自己某个地方又在蠢蠢欲动,叫苦不迭地把小娇妻抱好,飞速地给她洗好身子裹着睡袍出去。

    接触到柔软的大床,许箴很自然地偏过脑袋,乖乖地睡着。

    简言看着她乖巧的模样,微微一笑,上床把人抱住,很快进入梦乡。

    窗外的景物笼罩在朦胧的月色下,夏虫私语,微风轻拂,这个夜晚美好得如同童话世界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