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宿罪 > 第802章 95.番外:无余岁可回首
    “小七,话不是这么说的。”三哥还要再劝,二哥止住他。

    梵音释然道“婚姻本身就是赌注,没有人能承诺必赢,也没有人能承诺必输。也许在你们看来很荒唐,可那又如何。我曾经爱过一个人,拼了命想去到他身边,只为了能站在他身边时匹配得上,可我忘了问过他,只是一厢情愿的以为我能让他同样爱上我,直到后来我才明白了,我不应该给他任何压力,我不应该拿我自以为是的付出去求得相应的回报,得不到回报我就悲伤痛苦。他不喜欢我有什么错呢,我的欢喜悲伤本就是我一人的事,而他没有任何理由去陪我做这场可笑的美梦。便是这样一场轰烈的美梦也是会有破碎的一天,平淡一些又有什么不好呢,谁又能给未来保证?我既然愿赌,就绝不回头。”她会将过往都斩断。

    “好,那我们陪你一起赌。”

    “婚礼就定在凡界第一场春日繁花盛开的那天。”

    原来也是那天啊。想必那天一定很美,百花盛开,春光日盛,当真是个好日子呢。

    也好。她往后的每一年必定牢牢记住。

    凡界已是春日融融,冬雪归去,万物复苏,柳枝的嫩芽绽开新绿,花蕊含苞待放,雀鸟栖落在枝头,一切都是焕然一新的模样。天边的七彩霓虹层层叠叠,染满了天幕,好似梦幻而旖旎的幻境。由霓彩搭织的喜灵鸟铺成一条恢弘的路,自天幕蜿蜒而下,垂坠入凡界。霓彩的那端跃过天河,倒映在天河中的星光璀璨,日月与星辰交辉,六界哪得这番盛景。花界的百花仙子亲自主持,百花刹那盛开,遍布六界,同享这繁华时刻。若说能有什么比之,怕也不过当年天帝的大婚了。

    梵音想到当日魔界的百花盛开,与今日当真是不能同日而比的。那时她以为已经足够美了,却不知花界的花还能美成这样,好似多看一眼都会被灼痛。而整个六界不管是寸花不生的魔界,还是寸草不生的妖界,都因这福泽而染上了一丝生机。这一切,皆是因一人的大婚,她不过是恰巧沾染了这份喜气罢了。

    她看着这些美到极致的盛景,内心里再不起一丝波澜。她知道她在心里与他告别,从此后不会再想关于他的点滴。

    “阿音。”嫂嫂来替她整理新装。他们的婚礼定在凡界,她在六界的身份尴尬,又彼此都是白日飞升之人,就依着那人在凡界的规矩来。阿爹阿娘到是没多大置喙,只要她欢喜怎样都是好的。嫂嫂替她将红色嫁衣穿上,赞叹道“没想到这身衣衫真是衬你,我还想着他们凡界的嫁衣又怎可同我们魔界比,到是小瞧了。”说罢领着她往镜幕前走。

    镜中的女子一袭花样简单的嫁衣着身,便是如此依然能衬得她气质不凡,娇俏艳丽的容颜竟比那六界的繁花还要美上几分,配上她清冷疏离的神情,无端就彰显出她魔界公主的气势来。那是自小养成在骨子里的,就算她如今已不再是魔界公主,都丝毫不能将她的气势给掩藏。

    梵音就像是个事不关己的人,任着嫂嫂摆弄,既不发表任何意见,也提不起一丝兴致。她冷漠看着镜幕中的自己,就像是在看个陌生人般。

    嫂嫂有些担心她的情绪,毕竟这个日子特殊,难免会触痛到她。她真是不明白,为何那人独独要选择这个日子,而梵音竟也没有反对。她现在,是哀莫大于心死了吧。

    温润的指尖触上嫂嫂的,轻轻握住“放心吧,我很好。”她知道嫂嫂在担心什么。她只是对这世间,有些意兴阑珊了。

    她都这么说了,嫂嫂便不再多言,她自己是过来人,诸多的苦都深知,谁都宽慰不了,就连时间都不能成为良药,或许清醒着疼痛才是最好的释然。有时候放下并非是不在意了,放下只为成全。而阿音,她只能成全,才能放下自己。

    六界同欢的这场婚礼果然是最美的,无数的花瓣盛开在脚下,仿佛她每走一步便能开出朵朵鲜花来。天空中纷纷扬扬下起花瓣雨,粉色的小花旖旎而绚丽。梵音伸出手来,花瓣就飘坠在她手心,那么真实又那么虚幻。她扯开唇角,扬起个浅淡的笑来。他为了这场婚礼定是花费了番心思,可惜她看不到了,永远也看不到了。

    她将大红的喜盖扯下,遮住了所有视线,同时也将她的心事掩藏,此生再不对任何人提起。她的世界此后就剩下了黑暗,但她不怕,只要习惯了黑暗,也就会忘了痛的感觉。而她,总会戒了他。哪怕她的世界再开不出一朵花,哪怕她一生都要在暗夜中行走,哪怕再看不见一丝光芒,她都不会再害怕,因为她的心,死了。

    她迈出脚,将手放入嫂嫂掌中,一步步缓缓走出邳婆宫。这里是生养她的地方,承载着她所有的欢喜悲伤,这里有她最爱的家人朋友,他们都在身后欢送她。她知道阿娘哭了,阿娘不愿当着她的面表现出难过,可她能感受到,阿娘让嫂嫂来陪着她就是不想将情绪传染给她。她好想再同阿娘说说话,听她说几句叮咛,然而直到最后阿娘都无话可说。哥哥们亦是如此。他们怕一旦开了口,便会再舍不得放她走。到是阿爹将她送走时说道“往后照顾好自己。”他还是一贯的不善表达,就连对她的疼宠都是内敛的。阿爹他,一定也很舍不得。

    梵音点点头,一路走过宫门前的大枣树,她脚下步子微有缓顿,她知道他们还在身后看着她,她也知道从今往后的路要独自一人走。她将正式的与这里告别,走向她人生的另一段旅途。

    她想她是平静的,至少从去往凡界的路上一直到与那个小仙拜完堂都是心绪平和,她也以为她的心不会再有任何波澜。因为没有期待,是以不管外界如何热闹都与她无关。她甚至不曾想过那位小仙是何等的容貌,于她来说那些又有什么要紧呢,反正这世间也不会有相同的两人,她想要的,此生都不可再得,那么其他人有何所谓。

    凡界嫁娶的规矩向来不比天界少,那位又是得道小仙,在凡界的地位自不可同日而语,热闹程度丝毫不亚于九重天上的那位。梵音觉着有些头痛,吵闹声持续了整整一日不肯方歇。她被吵得疲累不堪,连着走了大礼和几个仪式,虽是被摆弄着走过场,但还是不甚厌烦。她一直都压制着火气,也深觉不能将这种情绪带给他人,毕竟这份焦躁隐晦的深藏着她内心里的悲伤,是她自己的问题。她也努力在调节自己的情绪,不想让彼此见面都难堪。

    梵音靠在床沿,意识有些飘远。房中并无他人,一切喧嚣远在红尘之外。她昏昏沉沉的便要睡着,这时覆住面的喜盖像是被人挑开了,她感觉到眼前一亮。可她太累了,她并不想睁开眼,也不想面对一个陌生人。隐约的,她好像听到了一声浅淡的叹息,幽幽萦绕在她耳畔。叹息声里有她听不懂的无奈,好像夹杂了太多无法辨明的情绪。然后她好似被拥进了一具温暖的怀抱,隔着衣衫传来那人的体温,有一缕丝丝淡淡的清香,这个味道很是熟悉,仿似在哪闻过。她觉着头很疼,怎么都想不起来。不知是因她的情绪所染还是什么,那人轻轻拍着她的背,抚着她的墨发,以此来安抚她。

    她一瞬间就清醒了,因为这个动作太过熟悉而被惊吓到。在她还是只灵宠时,就有人曾这么安抚过她,所以就算是闭着眼她都能分辨得出,也因此而吓得惊慌失措,差点从床沿跌落。

    指骨分明的手正抓着她的手臂,将她一把捞了起来。两人四目相对,隔着重重六界,隔着万水千山,在凡界的一处小镇里再次重逢,并且还是在她的婚礼上。她只觉着此生都没有这么荒唐过,像是跌入了他人的梦境,可笑又可悲。她该不会是又做梦梦见他了吧,这种梦她从前时常做,并无甚稀奇。她有些好笑的想,原来在梦中她还是想见到他,还是不能做到将他剔除。既别无他法,她也认了。她挣开他的钳制,转了个身又再次睡去。可这次她方睡下就又被自己给吓醒了,她不可置信的转身去看那个正好整以暇看着她的人,以一种无奈的神情等着她再次做出反应。

    梵音没反应,她彻底震惊了。梦中的他怎么着一身红色喜服,且与她身上的这套相称,而他唇瓣浅浅淡淡的笑容怎么看都有些诡异。她往后挪了两步,慢慢发现这似乎并非是梦。梦境不会如此的真实,不管哪一次她都不曾梦到过他有这般温润宠溺的笑容,也不管哪一次他都不曾这样看过她。他总是淡漠而疏离,让人无法靠近,也让人不敢生出多余的心思。她有些心伤,明明已经想要努力忘记他了,为何还是徒劳?

    她忽然掩面哭了起来,这到底是谁的婚礼,而她又在哪里?